Recent Articles

由《功夫》而想起的其他一些琐事

     Wednesday, January 19th, 2005   本来功夫上映后单位是要组织集体观看的,但是轮到我那天恰好没了票,只好从网上down了枪版来看。   效果自然大家都想得出来,于是某天又下了另外一部所谓真正国语DVD版,下玩了才发现也是枪版。不过相比上部也有所进步,这次是国语的了,不用听像鸟语一样的广东话。奈何画面太小,于是某天又去电子市场买了张6块钱的DVD,我很少看电影,更别说电视了,一年也没看几回。   老板介绍的很好,绝对DVD版,我说不会又是枪版吧。他说不会,我们都看过了。回去一看,果然又是枪版,不过画面较自己下载的略好点。想拿回去换,不过忘记是在哪家买的了,遂悻悻作罢。   一同买的另外一张盘质量却不错,堪称“真正DVD版”,名字叫做《导盲犬小Q》,想必很多人都看过了。情节也还算过得去,可惜没有普通话配音,听GIGI的粤语配音还不如听原版日语,不管怎么说,日语我还是学过2年的。   有句老话叫做: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我秉承了前者,却忘记了后者。其实高中时候也经常看电影和录像,甚至不惜逃课。也许是当时看的垃圾片太多了吧,现在早已没了兴趣。1个小时的电影尚且能忍受,倘若碰见情节冗长且拖沓,又没什么新意的电影我是不会浪费我双眼的。电视更不用说,今年以来几乎没看过电视,04年也屈指可数。干的最多的一件事还是上网,在自己的blog上随便写写,权且当作闲暇时的消遣吧。   最近收集了一堆CD,很老的一些。ELVIS,STING,EAGLES,JOHN LENNON等等。要说新的也不是没有,譬如五月天。因为不想自己被人说落伍,于是买了这个现在比较火的乐队的CD。买来以后发现除了第一首孙悟空之外,其余大多不合自己胃口。最喜欢的莫若COLD PLAY的两张专辑,我喜欢那种带点慵懒的腔调。恍然间,仿佛又回到童年。搬一个小凳子,到南墙根底下,晒着太阳,听身边的奶奶和其他老人唠家长里短,叙过往春秋。   只是现在,奶奶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而我也寻不回彼时的灿烂阳光。   

恍然远离的诗歌

Friday, November 19th, 2004 刚才SMTH.ORG上,看见一个mm征友,还附上了她的文集,在红袖添香的。红袖我去的很少,比榕树下还少。榕树下至少还有我的几篇文章。 那个mm的文集里有诗,居然有诗!现代诗,一种很遥远的感觉绰绰然地进入我的脑海,没错,是绰绰然的感觉。一种遇见初恋情人或者拉着自己爱人手的感觉。 记得曾经还是写过诗的,无非是有病的呻吟和更多的无病呻吟罢了。诗嘛,在这个速食年代,也大抵只是呻吟了。 台湾某“诗人”,忘记了姓名,写过几首有关马桶撒尿的诗,把拉屎撒尿也入诗,这颇犯中国人的忌讳。在我们看来,诗词大多是美好或者值得怀念的事情,譬如墙里秋千墙外道,譬如缺月挂疏桐,再如一声和满子等等等等。拉屎撒尿这种太过低俗的玩意儿,是入不得诗,写不得文的。 只是最近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不仅拉屎撒尿能入诗,还有许多龌龊东西更堂而皇之摆上了台面。有人为ONS辩护,钢管舞据说在全国各夜总会都风靡,而比较低层次的脱衣舞也开始在广大农村市场慢慢普及。感谢如此的大环境,让我辈也能开开眼界,不至虚度此生。 赋诗一首共四句: 风继续吹 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到底还有谁

测试/test

just a test

this is a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