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or sex

英国《卫报》:中国——繁荣娼盛

英国《卫报》:中国——繁荣娼盛 July 19, 2005 @ 1:01 pm · Filed under weblogs, translation, Eyes on China Tags: 性, 性革命, sex, 注:本文为严肃文章,无聊之人切莫想歪。原文开头部分未翻译。原标题:Sex is China’s latest boom industry 性成为中国新兴繁荣产业原文地址:http://www.guardian.co.uk/china/story/0,7369,1514392,00.html?gusrc=rss 深圳市夏奇医疗保健制品厂号称中国最大的性玩具生产商之一,虽然其产品大部分销往国外,但国内市场的销量也在逐渐增加。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和人们思想观念的开放,对性的看法也有了翻天复地的变化。而中国出口的性玩具更是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 文革期间,中国男女经常被隔离开,更别说穿着暴露的服装和轻佻举止了,就连在公开场合接吻都要遭到谴责。现在,农村地区人们的观念依然十分保守,但大都市的年轻人已经可以肆无忌惮在公园长椅上接吻,或通过网上和盗版毛片学到的知识,尝试不同的做爱姿势。 计划生育办公室的一份调查显示,差不多70%中国人有过婚前性行为,而在这个比例在20世纪80年代仅为16%。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成功消灭了妓女,但如今又迅速娼盛了起来。在诸如深圳等城市,街边的按摩院、卡拉OK厅、酒吧等地方都有小姐排队等候,当地政府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到了周末,上海、广州以及其它大城市的同性恋酒吧就塞满了人群,这曾经是中国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中国的性用品产业也在不断壮大。1993年,北京成立了第一家成人用品店,名字叫“亚当夏娃保健中心”,很隐晦的一个名字。但现在,北京已经有2000多家这样的成人用品店了。大部分早期开设的性用品店都比较寒酸,服务人员是身穿白大褂的护士,主要向男性客户出售春药。但随着竞争的加剧,零售商必须在商品展示上更负有想象力。中国禁止性用品广告,但很多经理们在柜台上展示广告。 G-Spot公司老板孟雨(译音)说,“我认为我的公司站在性革命的前沿阵地,我相信所有的成年人都有享受性爱快乐的权利,在这一点上,东西方不应该有任何差别。” 但要赢得公众认可,这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方洪(译音)1995年开办夏奇医疗保健制品厂之前,他花了数年时间从36个不同的政府机关取得许可证书。目前,他的业务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在圣诞节前的高峰时期要雇佣300名工人。在其位于深圳工业园区的车间,性产品经过精雕细凿,以迎合日本和美国用户的不同需求。方洪以一个专家的眼光来评介各种充气娃娃时说,西方人更喜欢带口红和假发的更真实的娃娃,而亚洲人则更喜欢娇小丰满、长着卡通脸的娃娃。“我认为亚洲人的重点在于性幻想,而西方人则更重视真实和实用性”,他说。考虑到中国的13亿人口,方表示,目前国内销量相当少,但增长迅速。在去年上海举行的性用品展销会上,组织者预计国内性用品产业总额早已达到1000亿人民币,并正以每年30%的速度增加。方洪说,“人们需要时间来接受这些玩具,但中国人和其它人类一样。当消费水平提高时,在这类玩具上的兴趣也会增加。我认为中国人有更多乐趣”。 社会学家、医务工作者以及性学家都一致同意,中国在性方面变得更加混乱,尽管中学和大学的性教育少的可怜,甚至根本没有。人民日报2004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只有21%的中国男人知道女性阴蒂的位置。在去年中国新感染艾滋病病毒人群中,有很多年轻人。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艾滋病是如何传染的。木子美是中国有名的用身体写作的作家之一,她曾在网上披露自己有70个情人,很多是已婚人士或名人。由于很多人趋之若鹜般观看她的文章,当局关闭了她的网站。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对社会道德的威胁。但木子美(真名李丽)说,女人正在引导潮流,不仅是性,更是快乐。“传统上,女人在性上处于被动地位,但现在她们掌握了主动权。性不再仅仅是繁育后代的需要。女性认为这是快乐的源泉,因此她们把重点放在性生活质量上。” 然而,当性成为工业形式时,过度的性就有缺点了。在夏奇医疗保健制品厂的厂房内,没有人激动地谈论性革命,甚至笑声都没有。工人们在安静的气氛下工作8小时,每个月挣50-66英镑工资,他们已经对自己的工作感到麻木。一名女工说,最开始几天,觉得这工作有点奇怪。但当你忘记自己手里拿的什么东西时,它只不过是另外一件物体。 Jonathan Watts in ShenzhenSaturday June 25, 2005The Guardiandoubleaf编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