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or life

天冷为什么会尿急

许多人可能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冬天在外面冻了半天之后,往往会非常尿急。这是为什么呢?今年第二期的三联生活周刊上有一篇文章给出了解释。 文章说,液体杂质越多,其冰点就越低。而血液越浓稠,就越不容易被冻成冰。人在挨冻时,身体会排出血液中过多的水分,使血液更加粘稠,这样才不至于被冻僵。因此,这个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会尿急。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糖尿病人有天生的抗寒能力。 Advertisements

Timeline(Dec 1995-Jul 1998)

2007年11月22日在twitter上的话痨 1996年1月3日,读朱自清《歌声》,并抄录下来1996年1月3日,去电影院看《黄飞鸿·狮王争霸》1996年1月9日,写下复习提纲。提到阿佛加德罗定律、摩尔浓度计算公式、H2SO4工业制取方法。谁现在能告诉我,这些是什么吗 snowyowls: @doubleaf:阿佛加德罗定律同温同压同体积的气体摩尔数相同 1996年1月29日晚,和同学出去看电影,没上晚自习。被老师抓住,口供露馅1996年2月3日,去电影院,看《虎猛威龙》。忘记什么内容了1996年2月5日,期末考试开始。2月4日晚去录像厅看录像被老师抓住1996年2月22日,大年初四,外公逝世100天。当天日记:改革开放温暖了广大农村吗?不! 1996年3月1日,高一第二学期开学。学费人民币300. 1996年3月6日,第一声春雷1996年3月20日 花人民币9.6元买了本 新英汉词典。该字典不久被偷1996年3月22日,上学期总结大会。得知第几考了年级第三名 心情极为沮丧1996年3月29日 学校组织看《红樱桃》1996年4月12日,班上组织去连云港旅游。我为省钱没去1996年4月22日,收到一个在县重点中学读书的初中同学来信。得知他们有微机课,无比羡慕1996年4月30日,英语老师结婚。去送礼1996年5月5日,期中考试第二天。物理只得了51分 英语741996年5月9日,离会考还有49天。总结考试经验1996年3月21日,日记上有张智霖的贴纸,22日有黄贯中(好像是他),24日有郭富城 26日吴奇隆,27日 杨采妮(接下来还有好多,她那个时候好年轻),5月22日周慧敏1996年5月25日,看录像《鬼娘子》、《寻宝龙虎斗》。第一部是古装,当里面的人物冒出一句“Making love”时,在场懂英语的都笑了1996年6月25日,收到广州美开乐小康之家的宣传品。那个时候,我们以到处索取免费宣传品为乐,包括写信到台湾。1996年6月27日,去县城参加会考。那是第一年高一参加会考,科目是地理1996年7月20日,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1996年7月27日,在日记里纪念唐山大地震死难者7月28日,中国代表团在亚特兰大奥运会夺得8枚金牌8月4日。奥运会即将闭幕。写下占旭刚、乐靖宜、王军霞、刘国梁、熊宜、伏明霞、唐灵生的名字1996年8月9日。抄下《一天一点爱恋》的歌词。老歌了,即便在当时1996年8月14日,到校报道,比别人迟了4天1996年8月29日,写道:为了明天更美好,为了祖国更灿烂,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前进,努力奋斗。1996年9月3日-14日 连续阴天下雨1996年10月29日,和同学到校外租民房住下1996年10月30日,突然多愁善感: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在屋顶上,也敲打着我的心灵,捉摸不定。偶然之间,触电的感觉从全身通过。1996年10月31日,更加莫名其妙:人活在现实,是无所谓生死的。但百无聊赖者,则生无所谓,死也不足道。………………一或间,沧海都变成桑田,我则早已不是我。1996年11月21日:失败,无论周期和频率,总时时环绕在我身边,叫我繁思,令我头疼。失望中的是痛苦,痛苦中的失败,叫我无从头去…………1996年12月3日,我的公历15岁生日:乐极生悲,在你最快乐时,往往是最悲伤的时刻来临时…………1997年1月1日:很久没见雪了,很想下雪……抓起一把纯洁的雪,让那上天的使者在我手中悄悄融化,一时间所有的琼花玉树都在我心中1997年1月3日:我总以为世界美好,人人和睦。然而当一切虚伪的面具扯下后,变了…………1998年7月14日,高考结束5天:我在家里呆了这么多天,竟时时想到我的同学,想起我的故知。那些可贵的日子早已迷惘,只记得深厚的友谊。   Technorati 标记: reminiscence, timeline

未来与现在的信(2)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17 Oct 2007 Hello,Dear Future Me 很高兴收到你的回信。这几天我很忙,没来得及给你回复,见谅。 每天早上,我都要早早起床坐公交车上班。车上人很多。车上有一张张陌生的脸、路上有急匆匆走过的人群,车窗外有摩天的大楼还有清晨的阳光,有些迷惘。 我为何要生在这个世上,又为何我的灵魂偏偏要寄在这副臭皮囊上?我究竟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后人究竟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未来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为什么时间一去不复返,为什么我们都要死去,为什么看不到死後的情景?为什么我想要飞却飞不起来? 为什么我一直庸人自扰地想这些无聊的问题?布瓜、布瓜、布瓜、Pourquoi、Pourquoi、Pourquoi?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26 Sep 2046 hello,mr me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无聊,但你确实太无聊了,也许是你太过空闲的缘故。 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个问题。如果你觉得迷惘的话,等你死的那天就知道了,那个时候你也会知道死后究竟什么样了。死去的人自然知道那个世界什么样,但他们永远无法回来告诉你。 至于你生活的时代,我想说,这是个荒谬的年代。荒谬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存在很多荒谬的现象,更在于还有人把荒谬当成真理来膜拜,并且不停地告诉你说,这就是真理。未来当然不一定就比今天好,正如年轻人不一定胜过老年人一样,我在上封信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人类这几千年来,虽然物质层面提高了许多(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最多是50步与100步的区别),但在精神方面却并没有多少的进步。孔子、佛陀、柏拉图、苏格拉底,今天有谁能够超越的吗?我们最多也就是在享受生活方面有了一些不值得骄傲的进步,其它方面还是洗洗睡了吧。与宇宙上百亿年的历史相比,我们算什么?话说回来,人类来计算宇宙的历史,就好像河伯以为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皇帝用金粪杈捡粪一样可笑。 虽然时间一去不复返,我们都要死去,但历史却往往要重复,有时候还是简单的重复。在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城市的大街上经常有骑着摩托车、扛着三洋机的所谓时髦小青年。而在你现在的这个时候,公交车上、地铁列车里,又有许多肆意地用音乐手机大声外放烂大街口水歌的年轻人。虽然手机比大三洋机先进多了,但在这里,却也只是三洋机的简单重复。 也许,他们找不到更多的发泄方式,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彰显自己的个性吧。说到这里,我倒想起很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文中说道,在柏林墙倒塌之前,东德年轻人普遍用滥交的方法体验自由。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没有话语权没有自由,年轻人便在酒吧里随意结识,小伙子很轻易的就能把姑娘带走,女孩们也都完全自愿。他们在其他领域毫无自由而言,只能通过这种途径体验相对的自由了。 虽然我老了,对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上街游行示威觉得很无聊,但我还是支持他们。每代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很久以前,我们其实都能飞的。只是不飞上天好多年,还有人不停告诉我们:天上有吃人的怪物,你们千万不要飞,还是待在地上安全。而且,你们其实根本不能飞,说你们能飞的都是那些想吃你们的,居心险恶。 起初,我们不相信,也有人怀疑,还有人偷偷飞上天。后来,我们居然真的发现了那些被吃掉的人,他们说,早告诉你们天上有怪物,这就是随便飞的下场。 再后来,我们发现再也找不到哪些怀疑的人了。而我们,在长时间不飞之后,却也真的不能飞了。

忽然之间

在双层巴士的顶层,被汽车尾气熏了半天的我,突然之间头好疼,想吐的感觉。后来自己陷入了迷迷糊糊的一种状态,直到下车被凉风吹拂。   那一刻,好无助。要是我当时突然猝死了,该怎么办?我会为自己哭泣吗?   我讨厌这污染的空气。

中秋

    八月十五,中秋。因着云彩的缘故,月亮却未见得十分的明亮,好似蒙了面纱的阿拉伯女人。你知道那背后可能是明眸善睐的脸,但却始终不能自己亲手揭开这秘密。这其实只是一轮普通的圆月,也可能只是一张普通的女人的脸。然而因着那层遮盖,影影绰绰地,却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太过一泻千里的明月,在我看来,其实是没有太多意思的。      当我还没有来到污染的城市之时,见过许多纯粹的月光。那虽然也是很美丽的。大抵也是这样的夜晚,天气很清凉。月亮如一轮薄冰,就那么轻轻的贴在天上。地上所有一切都如洗了澡,耳边是不停传来的蛐蛐声,远处还有偶尔的狗吠。走在家门口的土路上,风吹过玉米地传来一片沙沙声。     这样静谧的夜晚,如今即使在我的家乡也很难觅到了。前些年,村子后通了一条铁路,每天都有那条孤寂的钢铁怪物载着一群群同样孤寂的旅人,轰隆轰隆,驶向不知是晴是阴的远方。     虽然我生活在城市,也并不讨厌城市生活的便利。但我还是固执的以为,所有城市都是地球母亲身上长出的毒瘤,都要灭亡的。不信?你可以试着飞上天空,往地下瞧瞧。本来,那大地上应该是一片连在一起的绿,间或着有一大片的黄。然而城市,却在这绿的中间,硬生生画出一大片一大片恶心的灰来,还如蚕吞食桑叶一样,不断向外吃掉那本已不多的绿。    人类最初只有农村,后来有了城市,将来也还要回归最初。 Dust thou art,to dust returnest.

工作是快乐的

我不算工作狂吧,各位同事朋友们?不过最近半个月一天也没休息,最多只是休前半天,下午上班。那还是因为我前天晚上小夜班的缘故。 可我也没觉得多辛苦啊,很正常的,似乎这么认为。倒不是因为所谓加班费,其实我倒也不在意,只是工作起来让自己有一种充实感。感觉很好。 这是一个很浮躁的年代,我好想沉静下来。

老来多健忘 唯不忘相思

老来多健忘 唯不忘相思 ——————————————————————————–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11日03:43 人民网-江南时报    唐叶红   在我的印象中,祖父不过是一个喜欢打麻将、练太极、浇花钓鱼、爱提当年勇的普通老人。而我也没有想过,会在十八岁的一个夏夜,与祖父的少年时光劈面相遇。   那晚,是一位亲戚来通知,祖父的一位表妹去世了。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祖父已经霍然站起:“死了?怎么会?怎么会!”蓦然觉得自己的失态,旋身回房,家人尽皆偷笑。于是那夜我才知道,祖父与表妹青梅竹马的童年,情窦初开的年少,他俩私奔六个月的石破天惊。到最后,他们还是被找回来了。表妹远嫁,祖父仍然不得不接受指腹的姻缘。而这些,都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了。来人是请祖父参加葬礼的。   第二天早上,父亲想和祖父商量的时候,祖父却已经练太极去了。祖父的房门洞开,桌上薄薄一张纸,上面墨色淡淡的五个字:“老来多健忘”。   既然祖父已经健忘,那又何必帮他想起?父亲便回绝了来人,从此家中不提此事。祖父过世的时候我已上大学,主修中文,大二时在图书馆里看白居易全集正看得兴味盎然,突然,彷佛惊雷般的一瞬,我看到了祖父当年写下的那句诗,而那句诗的全貌竟是:“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我僵在当场,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   原来祖父一直记得,六十岁的烟尘岁月,抵不过初恋女子的一抹笑容   。而爱情究竟是什么?竟让八十岁的老人仍然在刹那间动容,忘了时光的远走,只以为是红颜弹指老!   当祖父写下那句诗的时候,他是多么希望他的儿孙们能够读懂。今日,我终于懂得,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只能在心中一遍遍念着:“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好像是念给天上的祖父听。   《江南时报》 (2004年11月11日 第二十二版)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 曲 / 李健.  词 / 卢庚戌.  主唱 / 水木年华. 穿过运动场 让雨淋湿 我羞涩的你 何时变孤寂 躲在墙角里 偷偷的哭泣 我犹豫的你 不需谁懂你 有谁会懂你 爱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还不知道 我不懂永远 我不懂自己 谁能懂永远 谁能懂自己 把百合日记 藏在书包 我纯真的你 我生命中的唯一

回家

该死的铁道部,把1503次列车的发车时间从下午5点改到了早上9点。偏偏火车又晚点1个多小时,害我昨晚差不多10点才到站。taxi司机又磨蹭了半天,总算才出发。 最近几天家里在下雨,空气中湿漉漉的。因为下雨的缘故,taxi司机不肯送我到家门口,说怕不好拐弯,结果把我留在离家差不多200米远的地方,载着另外两个乘客走了。我走在夜里11点的熟悉的乡间路上,虽然脚下的路已经由泥土变成了水泥。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的夜晚,只能藉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勉强分清岔路,但却差点找不到家在哪里。给爸爸打电话,让把家门口的灯开下,结果爸爸说妈妈已经在路上等着了。 我于是大喊一声“我妈!”(家乡极少叠称妈妈爸爸,一般叫我妈我爸),前面突然亮起了刺眼的灯光,原来正是妈妈打着手电筒。那个时候,突然有点小时候找妈妈的感觉。 爸爸在家,姐姐带着孩子也在,一家人团聚了。 家乡的夜晚很安静,偶尔有远处传来的夜行列车轰隆轰隆声,还有谁家的狗在吠。 第二天起床一看,门前的树都长高了,房前屋后都是一片绿荫,有种森林的感觉。 家里很好,真的很好。就是CDMA网卡没有信号,只能拨号了。

沭阳·断水

昨晚在网易头条看到沭阳县城水源受污染,20万人饮用水被断。因为当时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就没骚扰在沭阳的同学。今天发短信问候了一位同学,出乎我的意料,他居然也是从网上才知道沭阳断水的消息。因为他所在小区根本不用公共自来水,而是小区自己打的地下水井。另外一个同学倒是深受停水之苦。听说有的人家已经好几天没水洗澡了。 沭阳境内有两条主要河流,沂河和沭河,沭阳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原县城位于沭河之阳。这两条河发源于山东,也是苏北和鲁南两条主要河流。山东境内有临沭和临沂,江苏有新沂与沭阳,都与其有莫大关系。 这次水源污染是山东那边造纸厂排污造成的。据我所知,沭阳自来水应该取自於沭河,至于是否有沂河我不清楚。据我同学说,沭河现在是死鱼漂了一片。 其实,山东境内以及徐州那边小造纸厂问题由来已久。我初中时候,我们村一条河就曾经被新沂造纸厂排污弄的臭不可闻,许多年才恢复过来。 这次沭阳断水事件也是江苏省一个月之内第二次大规模的环保事件,上次是无锡太湖蓝藻。 另据百度沭阳贴吧网友报道,现在供水已经恢复,不过是黄的。。。   祝福家乡人民!

十年

公元一九九七年,我虚岁十七。那年的夏天和现在一样热,窗外嘶哑的知了和现在一样拼命的叫着。仔细想来,现在家里吼个不停的知了也许就是当年那批的子女。 那时,我只是个刚读完高二,在家等着高三到来的毛头小孩。每天的事情除了看看书、偶尔干干农活,就是守着家里那台只能收到4个台的17吋黑白电视,以及翻来覆去整天播着的艾敬的《我的1997》和现在还活跃在歌坛上的一帮所谓群星演唱的《公元1997》。 那个时候,我对香港的印象完全来自于昏暗的录像厅里的刘德华张学友梅艳芳以及任达华徐锦江林正英等等等等。村子里没人去过香港,甚至连去过北京的都很少。不过,感谢镇里无处不在的录像厅,让我知道原来香港的公安自称香港皇家警察,让我在2年後同大城市的同学谈起古惑仔时不至于一无所知,更还让我知道原来台湾人要唱梅花歌。 那年的春季,学校里组织了一次庆祝香港回归作文竞赛。我的一篇莫名其妙的诗歌居然得了一等奖,而我此前以为这不过是课堂作业而已。 那年的我,开始慢慢喜欢一个女生;那年的我,开始在贴着周慧敏的日记里写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那年的我,内心开始变得敏感;那年的我,开始觉得这个社会并非人间;那年的我,开始逐渐成为今天的我。 那年的我们,喜欢着金庸古龙席殊亦娟岑凯伦;那年的我们,喜欢郑智化杨采妮周慧敏张惠妹吴奇隆;那年的我们,喜欢坐在学校操场上发呆;那年的我们,喜欢憧憬未来的日子;那年的我们,头顶上的天空还很蓝。 1996年10月31日 星期四 雨人活在现世是无所谓生死的。但百无聊赖者则生无所谓,死亦不足道。然而生亦可活的有此意义,然则百般挣扎中的我求不出一声哀叹。却欲无言,想在希望的苦海边抓到一根树枝,以求得以明于世人。可是命运之神仿佛未曾垂青怜惜一样 ,却又把一生的哀叹远远地留在了后头。一或间,沧海都变成桑田,我则早已不是我,而那个所谓希望或许亦破灭,然则有的还是希望。于是乎。我徘徊在十字街头,看着那两条通往什么地方却又未曾向往的路。 1997年1月3日 星期四(应为星期五)晴我总以为世界是美好的,人人和睦,然而当一切虚伪的面具扯下后,变了。当时光把所有改变,把一切冲刷 尽毕,人们往往怀念。前世不一定有,来世未必在,只有今生才是最重要的。思虑千层,未置可否。当思绪从头揭起时,人的一生也随之结束。 http://www.tudou.com/v/oKZ5aMs9zsY

some pics

  今天,在颐和路 宁海路 江苏路 走了一遍   回来想起了大学时光       还有以前的同事     以及我自己  

南京的BAR与TAXI

  前天晚上朋友带我去见识了南京的酒吧。南京总统府附近有个街区叫1912,那里有许多酒吧,著名的有乱世佳人、玛索等。我们当晚走马观花的进了好几家酒吧,每家都是劲爆舞曲放的巨高音,耳朵差点都要震聋了。后来在SEVEN CLUB坐了一会,每人喝了两瓶啤酒,我还问边上一mm借了支烟。可惜,这mm看我长的不帅,爱理不理的样子。 这家酒吧的音乐也很嘈杂,在里边面对面说话基本听不见。不过,我当年曾有在第一排听重摇滚睡着的经历,这点杂音对我来说什么的不算。虽然整个身体都被音乐震的发颤,我后来居然打盹了!  北京的三里屯和后海酒吧我都没去过,仅有的两次去酒吧都不是喝酒,甚至连水也没喝。因此,我无法对比两地的酒吧。 再来说说南京的TAXI。昨晚打车回家时,问了一下师傅他们的工资。这位师傅说,白班师傅月入大概4000,晚班3000多。据我所知,北京的哥工资也比这高不了太多。考虑到南京北京两地的物价和房价水平,南京的哥活的应该比较滋润了,当然也很辛苦。 南京出租车车型以红旗和桑塔纳3000居多,北京则是索纳塔、帕萨特等,现在还有一些比较老的富康和捷达,夏利应该已经退出市场了。

南京感受

在南京一周多了,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到一位老乡开的饭店白吃白喝,颇感内疚。 虽然短短几天,但对南京也有了更加直观的感受。 首先,相比北京,南京真的小,在市内打车一般起步价就够了。上次我去南京西站取行李,这个站是在郊区了,打车回到位于鼓楼的住处才19块。我在北京时住在四环外靠近五环,随便打个车也得三四十。到最近的北京西站差不多20,到北京站50多。而如果要想住在北京三环内的话,房租又涨上去了。 其次,南京交通有点乱,路上摩托车和电动车很多,走在路上生怕被撞。北京是禁止摩托车上路的,电动车牌照管的比较严,骑的人也不多。同时由于北京太大了,很多人住在诸如回龙观、亦庄等地方,而上班在市内,电动车骑一趟就可能就没电了。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地铁公交或开私家车。 再次,南京的路不像北京横平竖直的非常好找,南京这边路经常弯弯曲曲,搞不好就会认错路。 还有就是南京街头美女还真不少,而且应该都是本土或省内的。北京街头美女当然也不少,但考虑到全国各地人都往北京挤,因此真正的北京本土美女比例可能就少了点。

生活就像被强奸–to my cousin

我有一个堂弟,高中毕业后就在苏州打工。这3、4年来也换了不少工作,现在苏州顺驰做房产中介。不知道是否与顺驰被收购有关,他们公司最近在裁员,刚招的几个大学生全部走人。我堂弟因为还做成几笔单子的缘故,公司把他留了下来,但如果连续三天无房源,立即走人。 我和堂弟从小一起长大,应该说他的家庭压力比我要大许多。因此实际上,浑浑噩噩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堂弟知道我的博客,写点文字在这里,希望他能看到。 工作的压力,我也有遇到,不仅是从前也包括现在。压力太大以至于有时候睡不着觉。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我们是无法选择的,比如出身,比如长相;有些是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得到的,我们也经常听到这样的传奇故事。但我们生活的是一个标榜着人人平等,但实际上是有些人更加平等的社会,让我们这些出生农村的卑微人群无法选择什么。 有时候故事看多了,总以为自己也是书中的hero。踏入社会之初,谁不曾有过不切实际的理想或曰幻想?但当泡沫破灭,热情用尽,却又开始心灰意冷,一筹莫展甚至走向极端。 有一句话说的好,Life is like being raped, rebel, or enjoy. 生活就像被强奸,与其痛苦挣扎,不如躺下好好享受。 这个世界,不会因谁而发生大的改变。人生原本就如白开水,不要幻想它会成为橘子汁。没有什么是该来也没有什么是该走的。 我喜欢感受风静静吹过,溪水缓缓流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他们不需要什么伟大的理由,他们无需向街上的汽车一样疲于奔命。 C’est la vie

打流感疫苗的后遗症

前天单位组织打流感疫苗,打完当天就觉得昏昏欲睡。昨天更是觉得有点头疼发烧,昨晚8点多下班后就躺床上了,一觉睡到早上9点。 也不知道这个疫苗管用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