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or future

未来与现在的信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11 Oct 2007 Subject:Hi,Dear Future Me. Hi,Dear Future Me. 第一次给你写信,有点惶恐。我甚至为怎么称呼你而感到发愁,刚才我还很认真的把me改成大写,以示尊重。还把Me后面的句号删了又加上,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加这逗号,但最后还是留了。 我还是先向你说说我现在的情况吧。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的情况你想必都很清楚,最多只是有点遗忘罢了。还是不说了吧。 现在北京已经是秋天了,早上出门上班有点冷,公交车上人太多,汽车尾气又非常呛人。而最近遇到一些心烦的事情,工作也非常忙,还老挨领导的批,真的觉得有点迷惘。 我不知道你现在过的怎么样,应该比现在好多了吧,我觉得毫无疑问要好。是不是每天出去遛遛鸟,和老朋友聊聊天,晚上回家听老婆的唠叨?应该没有我现在这么多的困惑和问题了吧。 还有,你现在身体还好吧,家里人情况怎么样? 第一次给你写信,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那就先这样吧。期待你的回信。 2007年10月11日。   To:doubleaf@gmail.com From:doubleaf@gmail.com Date:20 Sep 2046 Subject:Reply:Hi,Dear Future Me. Hi,Dear Mr. Me 我收到了你的来信,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你果然很惶恐,那个Me后面是不要句号的。另外,你删了又留下的是句号,不是逗号。下次请注意点,谢谢。还有,你最后没留名字,要不是我脑子好使,这封信就该进垃圾箱了。 我也不责怪你了,你一直是有点神经质的,除了每天做白日梦,好像没有其它能干的事情。虽然你现在还很年轻,但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该学会成熟了吧。 我这边也是秋天,气温似乎比往年更低了,今年夏天的气温却很高,北京听说平均气温都要40度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马路上的汽车尾气少了许多。经过上两次战争之后,似乎我们又一切从头开始了。甚至,一些大城市也电都要定时供应。 我现在过的很好,基本无忧无虑。每天也就是看看报纸,虽然这已经是很老土的习惯,而且也没有几家报纸了。但你知道,我的视力最近几年下降的很快。 有的时候,我会去找老同学、老朋友聊聊天,但因为大家都不住在附近的缘故,我也不便去打搅他们。而且,有些老朋友也永远见不到了。至于妻子,这几年她的心情变得很坏,每天都窝在家里不出去。半夜的时候,我还经常听到她在偷偷哭泣。我也曾试着安慰她,但她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于是我只有每天去公园走走,散散心。不过好在孩子们都还好,工作也都不错。有时候,我也会到孙子的学校看看,顺便监视一下他有没有用心读书。 但我的身体实在是不行了,我怀疑是你年轻时不注意的缘故。譬如,你喜欢吃辣椒,你经常要陪领导喝酒,你还会熬夜。最近几个月,感觉脊椎有问题,甚至都低不下头了。 谈到现在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更好。你是相信未来必定胜过现在的,但我却不信。如果未来胜过现在,何以自有人类以来,就不停地你争我夺,却不知道悔改?你这种迂腐的思想早就该改改了。 至于我本人,虽然没太多心烦的事情,但困惑是有的,问题也还是有的,只是都看得开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计较。 我记得你也是不太计较的。你曾经跟我说,从来不会去追赶公交车,哪怕它就在你面前几米,也不会跑过去,只会以正常的速度行走。你说,这辆开走了,自然还会有下辆,人生不需要那么着急。 我当时曾经一度很鄙视这个观点,并且说,你错过了这辆车,实际上也就是错过了一个机遇。下一辆车永远和刚开走的那辆不同,也许你一生的幸福也随之被开走。 好了,不多说了。因为战争的缘故,现在北京限时供应暖气,晚上11点到早上7点,屋子里很冷,伸手打这么多字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2046年9月20日,double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