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uly, 2009

重新开始

今天去了一趟新浪,本来想很多事情可以重新开始的,不过发现不大可能。。。。。。

links for 2009-07-25

StumbleUpon WebToolbar – Twitter Seen As Tool For Social Change In China : NPR (tags: twitter socialmedia)

links for 2009-07-22

2009日全食国内观测图片精选_网易图片中心 (tags: 日全食) 狗狗在线播放搜索-zeitgeist (tags: zeitgeist)

links for 2009-07-19

关于贾君鹏的妈妈,白社会的王晴秀,有张图可以看-大话IT-IT业界-搜狐社区 (tags: 贾君鹏)

links for 2009-07-15

The Lessons of China and Iran – The Atlantic (July 14, 2009) Uighur uprisings in China and political protests in Iran have dispelled the conventional wisdom about both countries. What should we expect next? Get ready for non-stop turbulence. (tags: china xinjiang) The secret capitalist economy of North Korea – CNN.com (tags: 朝鲜) 北京十万学生开始国庆游行庆典训练(组图)_网易新闻中心 (tags: […]

links for 2009-07-14

乌鲁木齐75事件 – 2 (tags: 乌鲁木齐) 特别预警:汶川地震很可能只是系列大灾难的开始 – mac.361的日志 – 网易博客 (tags: 日食) 西方媒体歪曲报到7.5全记录(组图)_天若有情_新浪博客 (tags: 新疆)

话说周末

周六喝多了,周日睡了一天

links for 2009-07-13

北京地铁乞丐群调查 _社会频道_新华网 。”社会学家周孝正说,地铁乞丐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生态,在具体操作时,既要体现一个城市的人性温暖,又不能过分纵容。 (tags: 北京地铁)

zhuanzai推荐:再见,伊力哈木 by黄章晋(附导读,向维族思想家致敬)

推荐:再见,伊力哈木 by黄章晋(附导读,向维族思想家致敬) – http://water.ixiezi.com/2009/07/10/%e6%8e%a8%e8%8d%90%ef%bc%9a%e5%86%8d%e8%a7%81%ef%bc%8c%e4%bc%8a%e5%8a%9b%e5%93%88%e6%9c%a8-by%e9%bb%84%e7%ab%a0%e6%99%8b%ef%bc%88%e9%99%84%e5%af%bc%e8%af%bb%ef%bc%8c%e5%90%91%e7%bb%b4%e6%97%8f/# 7·5事件后,新疆的民族关系骤然成为关注焦点(我从来不认为那里的矛盾来源于宗教)。王力雄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也在互联网上洛阳纸贵。但认真思考新疆问题的民间学者,并非只有他一人。 以 下是我的朋友黄章晋撰写的回忆文章,回忆他与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交往过程。哈木是维吾尔族学者,任教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他通过自身努力,从边 疆奋斗到在京城安家落户,家业宽裕,事业有成。但他并未停止对本民族命运的思索。他自费成立了“维吾尔在线”网站,推广维吾尔文化,加强维吾尔民族与外界 的交流与认知。他精通汉、韩、英语,能用中亚各语交流,思路开阔,擅长用现代政治学和经济学的框架,分析与思考本民族、本地区的现实问题。 文 章中比较了伊力哈木与王力雄对新疆前景看法的分歧。哈木认为,王用世界上悲剧民族的命运来分析新疆;这种先入为主的悲观不为他所认同。他认为,王误导甚至 夸大了维吾尔族的分裂意识(即混淆了维族民主与民族独立的概念),由此推导出来的鼓励、赞同维族独立主张,可能置汉维两族于血海地狱。 哈 木的乐观在黄章晋笔下栩栩如生。他认为,随着经济发展,体制的改变一点点在发生,私有财产的增多带来公民权利的觉醒,倒逼上层一点点放权。过程虽有震荡, 方向不可逆转。“你们汉族人是个多么勤劳能吃苦的民族,我在全世界都没见过这么不知疲倦的民族,你怎么可能拿来与南美、南亚和非洲相比,是不是?” 我现在不能确定,哈木的乐观预期是否能变成现实。他这样一位认为维汉命运息息相关的人,认为维汉可以携手建设民主的人,终究是不知下落了。感谢黄章晋兄,在这样一个逼仄的年代,勇敢地记录他,传诵他,让他的名字和主张,被更多人了解。 再见,伊力哈木 黄章晋 7月8日零点50分, 突然接到伊力哈木的电话,他劈头就说:“我已经接到正式通知,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哈木的声音了。主席说维吾尔在线煽动暴力事件,这是冤枉我, 我没有煽动过暴力,我不可能煽动暴力,暴力和仇恨对任何人对任何民族都没有好处,谁都不愿意看到民族仇杀的悲剧。”我只来得及说一句你要多保重,他就挂掉 了电话。 当时,我正在一位朋友家谈起乌鲁木齐、谈起伊力哈木。一个小时前,我曾致电他,希望获得他的授权,因为我很难受,我想写这个人,让更多汉族人知道这个人, 也想表达一下自己对民族冲突的认识,我知道他可能不便接电话,果然,他在电话那头说,他身边有几个“朋友”,希望我能理解。 “你赶快问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和有什么交代啊!”朋友提醒道,我如梦初醒,立即回拨电话,仅仅一分钟的时间,那边已经转为人工呼叫了。 伊力哈木身边的“朋友”,也许是7月5日 夜去拜访的。当时,我得知乌鲁木齐的骚乱极为严重,便电话问伊力哈木的乌鲁木齐情况,电话杂音极大,几乎无法听清他说什么,只模糊听到他介绍,事件由韶关 引起,据说下午示威的学生开始约定要遵守一切公共秩序,后来有失控,被逮捕。接下来几分钟完全听不清内容,再然后,依稀听他说似乎有人现在鼓动,要每天上 街坚持闹让政府打死一百个(维吾尔人),连续让你杀五天,直杀到政府形象破产,他焦虑地说这些人现在都疯了,这时我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门铃声,然后他嘟囔 道,难道我的朋友们就来拜访了?回头给你电话,然后挂断。 一 认识伊力哈木似乎是命运的必然。 2001年 秋的某一天,某位朋友给了我一张人民大会堂的演出门票,因为想见识一下人民大会堂什么样,我兴冲冲去看那莫名其妙的演出。今天我已完全忘了晚会主题也和大 致内容,但我记得快结束时,在欢天喜地的乐曲声中,一大群人穿着各个民族的服装,载歌载舞齐声赞歌。我突然被那些或插着鸟毛、挂着叮当作响的配饰,或袒臂 或皮帽子的装束刺激得醒了过来:这难道不是一个现代版的中央帝国在炫耀万邦来朝的仪式么?今天还会有哪个国家会刻意将所有少数民族各选一对演员代表,穿上 平时根本不穿甚至早已淘汰的服饰,在首都欢天喜地的歌舞展示呢?我能想起来的,只有强盛的苏联帝国,曾让各民族代表轮番上场激动地表达“对各民族的伟大父 亲”斯大林的赞美,而苏联帝国已经解体了。 从那时起,我就常存辞职去新疆做民族问题调查采访的念头。在我内心深处,那里更像是我的故乡,虽然我在湖南生活的时间长于新疆,但湖南之于我始终是个笼统 而整体的故乡概念,而新疆则是一个具体而清晰的小镇,我甚至不会说任何一种湖南方言。如果中华帝国步了苏联帝国的后尘,那我时时梦见的故乡就彻底变成敌国 领土了。 除了阅读资料,为了能认识一个愿意讨论民族问题的维吾尔人以便于我日后的计划,我在一个穆斯林聚集的论坛潜水一年多。可惜直到它被关闭,我都不曾结识一个 维吾尔人,而在别的维吾尔人常出没的论坛,则几乎看不到一个对时事关心的维吾尔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但凡是汉语的维吾尔人论坛,几乎都没有时事或社 会论坛,人们只谈风月。但我好歹开始知道普通维吾尔人的立场是什么,他们的处境和呼声是什么。 等我已绝了到新疆去的念头时,因为做维吾尔流浪儿童大量在内地当小偷的问题调查,无意中知道竟然还有个“维吾尔在线”,于是,先碰到了站方几位小心谨慎在京读书工作的维吾尔年轻人,然后,是站长伊力哈木。时在2007年夏。 伊力哈木全名伊力哈木·土赫提(伊力哈木是其本名,土赫提是父名),民族大学国际结算专业的副教授,“维吾尔在线”创办人,他业余时间是个成功的商人和 “一小撮”维吾尔人的精神领袖。伊力哈木大约生于1969年,新疆阿图什人,阿图什人在维吾尔人当中的地位犹如犹太人,此地人特别善于经商读书,历史上这里诞生了维吾尔大把大把的名人。伊力哈木毕业于东北师大,曾留学韩国日本,因为足迹广泛,伊力哈木通晓汉语、英语、韩语,“能说一些”日语、乌尔都语,“ 那不算啥”地能听懂中亚各国的语言。我结识的一些维吾尔朋友,大多都拥有令汉族人汗颜的语言天分,伊力哈木自称其语言天分在维吾尔人里“是中等偏上”。 伊力哈木的相貌容易被认为是印度人或巴基斯坦人,矮矮的个头,挺着大肚子,秃顶较严重,——陌生人在头半个小时里,未必认为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他曾屡次问我,他像我一样剃个光头是否可行,这个决心两年未下,看来最终由政府帮他光头愿望了。 最初,伊力哈木和我们交道时,约略有公事公办的架势,只在我见面向他用维吾尔语问好那一刻,他眉毛一挑、眼睛亮了一下,热度维持了五分钟,100W的灯泡就回到了40W的 亮度。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对我并不真正信任的缘故。在救助维吾尔流浪儿的过程中,他们曾与各地的民间反扒组织建立起联系,他感谢一些组织对维吾尔流 浪儿的关心,——这些素不相识的汉族普通市民体现出远比政府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道主义精神,但一些反扒组织血腥的报复则让他认为,本质上汉族人还是无法 理解也不愿意理解维吾尔人的苦难。 但到他家做客,小心地谈起我的新疆情结,说起我曾写过一篇《请对他们说一声 yahximusiz》时,他突然像插上了一个五千伏电源般振作起来,抓住我的手。原来那篇文章转到维吾尔在线,竟一直被置顶。他说他一度怀疑是否会是一个真正的在新疆呆过的汉人写的,因为他相信有能客观平等看待维吾尔人的汉人,但不相信真有有反省能力的 […]

links for 2009-07-09

新疆百馀汉人被杀:西方媒体涉嫌误导读者 目前,公安机关已抓获一千多名犯罪嫌疑人,但这个数字是动态的。滞留人员目前尚在一一审理甄别中。(chinesenewsnet.com) (tags: 新疆)

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来自:天涯-闲闲书话;来源:军盟中文网) 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在他那本写于一九七六年的的一书中,向读者讲述了在勃烈日涅夫时代弥漫于苏联社会的犬儒主义。我们知道,自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后, 苏联社会出现了所谓“解冻”即有限的自由化时期。随着自由化运动的深入推进,苏共当局重新加强控制。其后,赫鲁晓夫被黜,勃烈日涅夫上台,进一步压制自由 化运动,致使该运动渐趋沉寂。正是在这种情势下,犬儒主义蔓延,构成当时社会的一个显着特征。  史密斯发现,在苏联,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实际上已 经很少有人相信,首先是苏共领导人自己就不再相信(顺便一提,不久前,勃烈日涅夫的侄女柳芭发表回忆录,其中写到,勃烈日涅夫当年曾对自己的弟弟说:“什 么共产主义,这都是哄哄老百姓听的空话。”)史密斯引用一位莫斯科的科学家的话,“意识形态可以起两种作用 ——或者是作为一种象征,或者是作为一种理论,两者不可得兼。我们的领导人把它用来作为一种象征,作为断定其它人是否忠诚的一种方法,但它并不是这些人身 体力行的一种理论。它不是活的理论”。好比赵高在金殿上指鹿为马,以此测试群臣,看谁是跟自己的谁是不跟的。一位高级编辑指出,现今当政的这些苏共领导人 是没有信仰的人,“是一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人。他们所要的是权力,纯粹是权力”。这位编辑说,虽然上上下下的人都不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而且对各种事情 也并非没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但是一到了正式的场合,他们却照旧举手拍掌,重复着官方的陈词滥调。人们明知这一切是毫无意义的,是逢场作戏,“可是你必须去 玩它”。  许多俄国人既然抱着看破红尘的态度,因此,当他们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真的坚持某种理念,某种理想主义,简直觉得惊奇。在一次国 际和平大会上,一位苏联代表团的成员就对美国代表的较真深感意外。他私下问史密斯:难道这些美国人真的认为他们能够发挥作用,能够影响现实政治吗?     史密斯认识一个苏共少壮派官员。看上去此人是充满矛盾的复合体。他一方面在和朋友谈话中批评时政,攻击腐败,俨然是个改革家;另一方面,他又对本国的政 治感到自豪,为自己能身处权势集团而踌躇满志。他清楚地知道斯大林时代的恐怖,也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时代,但与此同时,他又对斯大林靠强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 红色帝国而十分骄傲。一方面,他很乐意向别人显示他的思想解放,根本不相信官方的教条。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善于掩盖个人观点,对自己在党内会议上以善于 发言着称而得意。其实,这正是苏共新一代官员的一种典型——无信仰的、犬儒式的机会主义者。“可见,”史密斯总结道,“个人只要服从听话,不公开向意识形 态挑战,不管信也好不信也好,都不是关键问题。”    伴随着看穿一切的思潮的流行,物质主义也开始泛滥。这后一点倒也情有可原。经过了半个多 世纪的折腾,俄国人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共产党许下的诺言又在哪里?无怪乎人们会这样想:“人只活一世,而这一世是短促的。所以,请给我一点东西吧。别 老是许给未来呀!”物质主义的泛滥进一步冲掉了残存的理想主义。许多人为了一点点物质利益——为了一次出国机会,为了分得一套房子或搞到一部新汽车——甘 愿放弃自己的独立政见。这样,当局无须乎再采取大规模的恐怖措施,就足以控制住它治下的广土众民。    少数勇敢的持不同政见者依然在发出他们 的声音。在起初一段时期,他们赢得了广泛的尊敬,虽然敢于公开表示这种尊敬的人不多。然而令人惊异的是,到后来,当局对异议人士泼污水,在一部分人中间竟 然也得到某种响应。史密斯对此大惑不解。一位名叫瓦连京?图尔钦的异议人士对他解释说:“人群中有一种难以相信的犬儒主义。诚实的人使得那些沉默的人由于 没有大胆说话而有负罪感。他们无法了解别人怎么会有勇气去干他们本人所不能干的事。因而他们感到不得不攻击别人以安慰自己的良心。第二,根据他们自己的经 验,他们觉得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在欺骗自身之外的每一个人。苏联人好像妓女一样,因为自己是妓女,便认为所有的女人都是妓女。苏联人认为整个世界是 分为党派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党或那个党的成员,根本没有真正的诚实,根本没有人支持真理。如果有人说他是公正的,是只讲真理的,那么,他就是在说谎骗 人。这种犬儒主义给当局帮了大忙:使知识分子就范,把不听话的异议人士排斥于社会之外。虽然人们可以到西方去旅行和收听西方的电台。但只要普遍存在着这种 犬儒主义,他们就会认为那不过是另一派在说话,所以也就值不得当真了。这种犬儒主义提供了极权国家今天的稳定,以代替斯大林时期的大规模恐怖。”    在新形势下,正象一位数学家讲的那样:“提倡玩世不恭是控制的基本方法。”   以前曾听人说,在中央党校,各种思想和言论十分开放,甚至敏感而出位。前几日,遇到一位国企官员,提起此事,他说,“你只是听说而已,而我是亲见的,因为我上过D校”。他肯定了我那道听途说的真实性,并且增加了一些活材料。     这事让我想起一位美国学者研究苏联末期的一个发现,即对苏联体制的主观抛弃,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源自民间,而恰恰是在前苏联的官僚集团那里,僵化的观念 和意识形态被首先和彻底地抛弃了。但由于某种共同利益的考虑,既得利益集团乐于维持现状,并心照不宣地继续通过宣传机器日复一日地维护着皇帝的新衣的神 话。直到某种新的历史契机出现的时候,各种力量分化组合,产生出新的竞争和较量…..    这位学者指出,由于受到一贯的虚假宣传的灌输,反而 在民间培养出了一大批旧意识形态的真诚信仰者。他们直至今日还在认真地纪念着十月革命、怀念着红色领袖。现在,他们愤怒于自己被“背叛”了,但真实的情况 是,他们其实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真诚的许诺,他们是世上最庞大的谎言、最有组织的骗局的受害者。  

links for 2009-07-08

熱比婭說漏嘴預知烏市暴亂 對於中國當局指騷亂是「以熱比婭為首的『世維會』指揮煽動」,熱比婭漏了口風,表示自己事先曾特別警告她所有在國內的親人絕對不要參加示威。因此,所有與她有關係的人都未上街頭。 (tags: 新疆) 繁华一夜间消失了   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过去我们不管什么民族,大家都是好朋友,没有打过架。怎么一下子都变了?” (tags: 新疆) 新疆民族关系恶化 汉人持棍上街  他说:“今天游行既是给维族一个震慑,也是对政府的一个警告。如果维族胆敢像以前那样欺负汉族,我们一定会还以颜色。对于政府,如果你不能保护我们,我们就会自己动手保护自己。今天的棍子就是我们的武器,我们不会任人欺负。” (tags: 新疆) 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告诉你真实的乌鲁木齐 – 未名空间 – 中国大陆站(mitbbs.cn) (tags: 乌鲁木齐) 2005年中国十大冤案 – 【法治在线】 – 广西民族大学论坛 ‖‖相思湖论坛—-我们共同的网上精神家园!‖‖相思湖BBS—-广西民族大学官方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tags: 冤案) 海南地下学联冤案始末_关天茶舍_天涯社区 ���ϵ���ѧ�ԩ��ʼĩ (tags: 海南地下学联冤案)

links for 2009-07-07

专访《南德意志报》记者:乌鲁木齐局势不容乐观 | 中国 | Deutsche Welle | 2009.07.07 我的感觉是,中国政府真的想告诉全世界这次汉族人是受害者。他们却不了解自己的政策也是引起这些民族仇恨和暴力的原因。中国政府好像完全相信,这次完全是一群维族人闹事造成的,所以他们想让我们看看。 (tags: 乌鲁木齐) 中央日報網路報-大陸國際 (tags: 新疆) Getty Images – Search (tags: 新疆) 中国共产党八十八岁生日反思 ����籨���Ǻ�������Ҫ��Ȩ��������վ���Ե���ֻ�ۿ����л����͹����ź�����������ڶ���̫����ߵ���� (tags: 中国共产党) 波黑战争_百度百科 (tags: 波黑战争)

links for 2009-07-06

140 dead in China's ethnic clashes .:. NewKerala – India 's Top Online Newspaper "They took to the street, not peacefully, carrying knives, wooden batons, brick and stone," said Wang Yaming, who was attacked by the mob but saved by a group of Uygurs. (tags: 新疆) Scores Killed in Clashes in Western China – NYTimes.com […]

佛跳墙——如何突破网络封锁

本文系转载 https://docs.google.com/View?id=dcjww9xq_69f2z4jpdv   佛跳墙 作者:iwill 引:花了点时间整理了一下有关翻墙的资料,有些源于网络,有些是自己以前写过的,整理出来做个合集,希望对你有点帮助。一部分资料引用自网络,例如GFW Blog,月光博客、维基百科等,感谢那些原作者! 最早起的并不是这个标题,为了便于传播,在好友的建议下,改成佛跳墙。 水平有限,不到之处欢迎指正! —###注意,本文只是单纯的技术文档,不涉及其他内容!###— 关于一些基础概念,我相信会花时间看这篇文档的人已不需要再温习了,如果还不清楚相关概念,请善用google.com。 目录 佛跳墙 Proxy Server – 标准代理服务器 WebProxy – 在线代理 Gladder – 梯子 Https – 安全连接 Chrome: Firefox: IE: Opera: Tor – 洋葱路由 附表-Tor下载镜像列表: OpenDNS – 更换你的DNS服务器 SSH Tunnels – 加密隧道 选择一、使用PuTTy。 选择二、使用MyEnTunnel VPN – 虚拟专网 1.Hotspot Shield (代理搜索程序,代理速度稳定而且很快!英) 2.alonweb (与上面的Hotspot Shield 类似 无广告 来自荷兰的免费VPN服务) […]

links for 2009-07-02

你们知道“硬盘人”么?我今天刚知道 (tags: 硬盘人)

links for 2009-07-01

维基百科的人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 Betty 否定总是有原因的,不知道英文维基给的否定理由是什么。反正中文维基给的原因太不能让人接受,不管事实怎样就说人是侵权,自己啥都不懂还审查别人…… (tags: 维基百科) 互联网审查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tags: 互联网审查) ‘Twitter revolution’ beats old-style media – Watching the Web, Opinion – Belfasttelegraph.co.uk (tags: twitter)

你不配

历史上你无处不在:焚书坑儒、东厂西厂、文字狱、盖世太保、克格勃、真理部。现实中你很强大,你有武器和爪牙,还占据这世界上的许多个国家。   你可以随意逮捕乃至处死异己,几乎没有人不怕你。你杀害了真理,传播着谎言和谬误,愚弄着百姓,欺骗着大众。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力量,我只有勇气和良知。   但是,你不配成为我的对手或敌人,我对历史垃圾堆里的废物毫无兴趣。我懒得理睬已经或即将消失在历史中东西,那只会侮辱我自己。   我对涤荡在激流中的沉渣烂滓不感兴趣,我对垂暮的夕阳不感兴趣,我对臭不可闻的腐水不感兴趣,我对朽烂的树根不感兴趣,我对你不感兴趣。   守着你的腐鼠,好好过剩下的每一天。   2009匿名网民宣言 2009匿名网民宣言We 888chan’s /i/ claim responsibility for this operation.We do it for the lulz, and you‘d have better understanding and self–awareness. 你好,中国政府网络审查部门。我们是匿名网民。长久以来,我们目视了你对互联网的所作所为。你对互联网言论自由的无端封 锁,你对互联网先进技术的敌视,你勾结宣传喉舌对事实真相的扭曲,你运用网络评论员对网络舆论的的毒化,这些都深深地刻印在我们的记忆中。随着最近你绿坝 强制安装的通知和对谷歌的恶毒诽谤的出炉,你全面控制全面审查互联网的险恶用心已经明白无误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我们匿名网民于此决定,我们将从2009年 7月1日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对你所控制的网络审查体系发起全面袭击。 为了保卫互联网的自由,为了推动人类网络化的前进,同时也为了我们自己的网络权利,我们将对你的网络审查体系进行系统性破坏并展现你所谓网络审查体系在真 正网络力量之前的渺小。我们将你视为网络头号公敌。我们对你发起的将是持久战。无论你如何利用宣传喉舌愚弄舆论,你终将湮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你 古板的宣传手段,你文革般陈旧口号式的叫嚣,你对互联网的无知,你“为了下一代”之类的虚伪说辞,这些都为你的彻底失败敲响了丧钟。你无处可逃,因为我们 无处不在。国家暴力机器不能拯救你,因为我们每一个成员的倒下,都意味着另外十名新成员的加入。我们清楚地意识到你会运用你惯常的阶级斗争伎俩,在你的蛊 惑宣传中赋予我们“不明真相群众”的标签在我们与普通民众之间划出界线,然后赋予我们“少数不法分子”的标签在我们内部划出界线,最终各个击破。对我们来 说,这是可以接受的。事实上,这是我们所鼓励的。原因很简单,你越这样看待你的人民,你皇帝新装的美丽就越不言自喻。 随着人类网络文明的发展,处于优势地位的统治阶级敌视网络化的陈旧意识形态逐渐成为历史发展进步的阻碍。旧意识形态势力对新兴网络势力的诬蔑和压迫,对网 络世界的敌视和封锁,这些都表明了他们对于历史潮流的恐惧,都将成为他们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最后挣扎。那些妄图在历史车轮面前螳臂挡车的,都将最终被扫 进历史的垃圾堆。即使你的血液正在得到数字移民的缓慢补充,你在可见的未来将仍然无法理解网络。我们会欣赏你对于异己几十年不变的阴谋论观点和文革口号文 风,因为我们也会有怀旧的心情;我们也将笑谈你试图在互联网上划出国界的举动,因为愚蠢行为从来都是史书中的笑点。不过我们可以真诚地告诉你: 没有人想要更迭你的政权,我们对你陈旧的政权概念和意识形态烂腌菜毫不感兴趣。你无法理解在人类网络化的历史潮流之前宏大叙事为何而消解,你也无法理解国 家和民族概念为何将分崩离析,你无法改变你对互联网的无知。你的政权无法成为我们真正的敌人。我们不是任何国家和组织的朋友,我们也不是任何国家和组织的 敌人。只有你是你自己最大的敌人,你正在为你自己掘下腐烂和异化的坟墓。我们对即将进入历史垃圾堆的事物没有兴趣。网络化是你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是人类 社会发展的未来方向。事实上,我们并不反对你通过切断太平洋海底光缆而获得对信息的绝对控制;你对历史前进越阻碍、你造成的矛盾越深化、社会运动就越剧 烈,倒退只能加速你被异化、被取代的历史进程。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我们是匿名网民。我们是全球网民的总和。我们行为一体。我们是主宰网络。我们不可计数。我们每个成员的倒下都意味着十名新成员的加入。我们无处不在。我们 无所不能。我们不可阻挡。我们没有弱点。我们利用一切弱点。我们是隐藏在每一张面具之下的人性。我们是人性的镜子。我们生而平等。我们天然自由。我们是军 团。我们不饶恕。我们不忘记。 自由引导网络。 我们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