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March, 2009

马勒戈壁帝国传奇

    马勒戈壁帝国地图(局部),鸣谢神泣 http://news.duowan.com/0710/57406877734.html   马勒戈壁王朝位于马勒戈壁沙漠,统治了沙漠的绝大部分,也是马勒戈壁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帝国。尼达耶河从马勒戈壁帝国北部蜿蜒穿过,养育了富庶繁荣的尼玛碧绿洲,这里也是朝尼族、草泥马和卧草的故乡。南部,甘里良河绵延而下,灌溉了另外一个绿洲:甘里良三角洲。 帝国有人类(朝尼族),草泥马,河蟹族,毒豺、蚣蟾蟷,鹳狸猿、蚣蜈猿以及亚美蝶、尾申鲸等物种,其中朝尼族和草泥马共同生活,孕育了马勒戈壁帝国几千年的文明。 河蟹族并非马勒戈壁的原始物种,实际上是来自马勒戈壁沙漠以西的鹅螺蛳帝国。由于河蟹族占统治地位,所以马勒戈壁帝国又叫河蟹帝国。实际上,河蟹族在马勒戈壁帝国只占很少一部分。但因为他们有坚硬的外壳和强壮的螯,再加上毒豺、蚣蟾蟷,鹳狸猿、蚣蜈猿等狼狈为奸,占人口多数的朝尼族不得不服从他们的统治。 在很久很久以前,朝尼族居住在尼玛碧绿洲,但河蟹族入侵后,吃光了卧草,朝尼族人民不得不带着草泥马和仅存的卧草迁徙到马勒戈壁沙漠,苟延残喘。由于经常遭到占统治地位的河蟹侵害,朝尼族和草泥马生存空间愈发狭小。 帝国每年会举行一次河蟹代表大会,为表示公平,朝尼族也有名额。朝尼大爷从六十年前帝国刚成立起,就是河蟹代表了。他今年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相信马勒戈壁帝国,从来没投给反对票。朝尼族人听了后,痛心疾首的说,朝尼大爷,我们选举你做代表千里迢迢去开会,不是让你去投赞成票的。

西藏问题之纠结

今天是2009年3月10日。50年前的今天,由于风传中国人民解放军要趁观看演出之际对达赖喇嘛不利,数万藏人聚集在达赖驻地,随之引起大规模骚乱。此后发生的事情即中国政府所称之“西藏平叛”,而在西藏流亡政府则是“起空格义抗暴”。   3月10日当天发生的事情看上去更像是由突发事件引起的,中国政府所指责之“精心策划、蓄谋已久”似乎缺乏证据。但大风起于青萍之末,50年前的西藏事件背后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中已有详细的叙述。   五十年之后,当初只是24岁青年的达赖已是垂暮老人,但回到布达拉宫的机会看上去依然微乎其微。不过,国际社会普遍站在了总以智者和悲天悯人形象出现的达赖喇嘛一边。而中国政府的说辞几乎无人相信,即便被外国媒体引用,也基本作为反面教材。   对于占中国人口多数的汉人来说,西藏无疑是个很纠结的地方。大部分汉人其实并不了解这个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即便曾去过,也只是在拉萨及其周边逛逛。至少对于曾经的我,西藏的印象除了高原反应、“翻身农奴把歌唱”,就是才旦卓玛、孔繁森了。   作为只信仰权力和金钱的我等汉人来说,是很难理解那些以身体丈量一两千公里路程,“磕长头”至拉萨朝圣的信徒的。我们也很难理解藏人对生命、对宗教领袖的态度。一位曾在西藏插队并工作多年的某大报记者说,文革中,有许多藏人在派系武斗中,被对手以所谓“叛国罪”处死,而平反工作也晚于内地直到1980年才刚刚开始。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人员查访其中一名遇难者家属,在问及既然知道亲人冤死,为何当初以及后来不告状时,这名藏人平静的表示,“也许佛祖就是要他这么死去的。”   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及中国人根深蒂固“大一统”思想的影响,达赖在中国汉人中几乎没有支持者。某一天,与同事讨论西藏,谈到藏人对达赖的尊敬以及信奉时说,这位一贯的民族主义者说了一句:“大不了血洗青藏高原”。他这番嗜血和对生命的毫不尊重的话也许是口出无心,但却让我当时打了个寒颤。他对藏人的这种极端态度不会有多少支持者,但要将达赖喇嘛“杀之而后快”的却绝对不会缺少。   也许是因为在国内受到一边倒教育和宣传的原因,当2008年4月北京奥运火炬在法国巴黎因为西藏问题遭遇阻挠的时候,大部分留学生义愤填膺,但也有一些留学生因此了解西藏更多知识,更有甚者成为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比如我的一个师妹。   对于大部分中国汉人来说,失去西藏是不可承受之痛。事实上,即便是再激进民空格主的中国人,在谈到西藏独空格立时都要有所犹豫。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运》曾经描写过这样一个细节:藏人丹增罗布指责说:“当我与天安门的学生领袖们谈起六空格四屠空格杀的时候,我们一起谴责北京政权,但当我提起西藏问题时,他们马上又附和起中国政府。他们这是争取的哪一门子民空格主自空格由……”  而对于一些藏人来说,将矛头指向他们口中的中国人也即汉人,似乎也非明智之举。刘晓波先生在2008年4月的一篇文章固然指出了问题的根源,但在“达赖集团”教育下的流亡藏人以及国内藏人有多少能真正认识并接受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牢固控制西藏局势的中国政府来说,现在的策略是静待达赖喇嘛去世。但在许多人看来,这并非问题的解决之道,反而是问题产生的由头。如何彻底解决西藏问题以及汉藏民族之间的信任危机,还需要我们有更高的智慧。   德国之声:西藏问题历史背景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