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anuary, 2009

春运散记

2009年1月25日,大年三十早上8点我乘机离开北京,经由南京后于当晚17时许抵达老家,整个过程耗时9个小时不到,其中花在交通工具上大概是5个小时。1月30日也就是正月初五晚上10点多,我从淮安乘火车返回北京,第二天早上7点20分到站。耗时9个小时,全程基本是站着。即便如此,还无法保持一个良好的站姿。   今年是我自2003年起,第一次在家过年。上次挤春运火车还是7、8年前,当时也是站了10多个小时。   春运年年都是牵动全国的大事,上亿人类在短短一周内进行如此大范围的迁徙,大概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家。我所关心的是,一:何时才能解决春运火车票问题。今年我就是因为未买到火车票不得已选择飞机,多花费600多元。不打破铁路垄断,看来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二:中国人在春节大规模的迁徙——春运何时才能结束?   春运的历史 春运终将成为历史?

我倒也佩服自己

在火车上站了9个多小时,站也没地方站实际上。这就是中国的春运。不过比起N年前站了14个多小时要强多了,好歹这次列车是Z字头的。 以后春节不回家了

近况介绍

1,我新浪博客被TMD新浪连锅端了,连根毛都没剩下。我TMD要起诉新浪 2,7年来我要首次回家过年了。大年三十早上8点05飞机到南京,12:30汽车回家,预计下午5点多到家,可以吃年晚饭,可以给祖宗烧纸磕头了。 3,我被领导批了。领导说,XX你能力很强,我觉得应该是组内最强的,但是你没用心。我:对,我这阵子是很懈怠。  

沉静

那天晚上和朋友通电话,谈起自己的现在和理想,觉得自己很迷惘。朋友给了我一个建议,沉静。在自己不知道到底应该做什么的时候,沉静下来,发现自己可以有所专长的领域。不一定要成为什么大家,但在自己的领域成为行家。   朋友说的很有道理,我太过浮躁了。   不过,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空气都弥漫着浮躁的味道。    

删除低俗网站开心网帐号

为响应国家反低俗网站的号召,本人删除了国内最大黄色低俗网站开心网的帐号。下一步打算再次删除校内网等垃圾网站的帐号

赤子之心

自我的博客以及牛博网被封以来,我的心情实际上是很复杂的。荣幸、愤懑、淡漠等兼而有之。荣幸的是我也和许多著名人士有了同等待遇,愤懑的是这个政府居然连最温和的批评都听不进去。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种最简单的道理居然都不懂。至于淡漠,则是对这个政府的极度失望。除了上述感受之外,也许还有恐惧。担心自己因Charter 08上了政府黑名单,哪天就会叫去喝茶。   但这些感受只是瞬间闪过的念头,并未在我心中停留多久,随即被另外一种感受替代了:无论现实如何,我们都要保持最大的宽容和热情,都要保持赤子之心。   引用著名博客连岳的一句话,“尽量使自己不要成为一个被迫害者,甚至成为一个受迫害幻想狂。”许多恐惧,实际上只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即使因为一些事情而使自己陷入困境,该恐惧的也不应该是我。我有什么好恐惧的,又没做错什么。最虚张声势的人,反而是最恐惧的。他们恐惧人民的觉醒,恐惧自己地位不保。   政府这次借“清理互联网低俗之风”对民间网站的打击,主要是为60周年国庆“营造和谐气氛”。但和谐是刻意营造出来的吗?如果讳疾忌医,不容人民讲话,这样的和谐迟早要破产。我们今天看文革觉得很荒谬,再过30年看今天同样很荒谬。连说出一些最简单的常识,都要莫大的勇气甚至招来无妄之灾。  有时候觉得生在中国很悲哀,时至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要重复一些人所共知的、百余年前就被先人翻来覆去炒过N遍的常识。牛博网看上去很激进,但其提倡的价值实际上就是八九十年前五四运动提倡的,而其中许多文章更不如当时。如果再往前追溯,其基本价值不过是法国大革命追求的自由民主博爱。这难道不是中国的悲哀?   今年是六四20周年,封杀牛博以及其他网站也正与此有关。如何评价64,在当前中国还是个很难的事情。前天在五道口听戴晴的讲座,她又重述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64阻碍了中国政治改革的步伐。戴晴作为六四亲历者并因此入狱,说出这番话自然有自己的道理。参考:戴晴: 天安门事件并非民主运动   今天的中国大学生和知识分子,早已在市场大潮下现实得可以、犬儒得可以,叫他们为了理想上街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个人也是不赞成激进的革命,只支持温和的改革。但如果连改都不改,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爱自己、爱他人,保持赤子之心。

周六行程

五道口 戴晴讲座。不知道戴晴的请自己google。秦晖教授也去了,但是没讲   讲完发现许志永,打了个招呼。   讲座后吃饭,快吃完了许志永才到   然后知道原来不锈钢老鼠刘荻和五岳散人都去了,但不认识也没见到

blog荣幸被封

我的主blog (服务器位于美国)http://doubleaf.com 已经于北京时间2009年1月8日下午被中国政府GFW屏蔽。   特此纪念。   我现在等着国保请喝茶

2009年第一周纪事

  2009年的第一周,没给我们太大惊喜,不过也没让大家太失望。   国际上,基本比较乱套。   以色列从12月27日开始的加沙空袭至1月3日晚上发展为地面战争,目前尚未停止。国内论坛上对巴以双方态度形成鲜明两派。据凤凰卫视报道,以色列驻华大使称,以方在分析了国内论坛750条留言后,其中600条支持以色列,50条中立,100条反对。   俄罗斯和乌克兰又因为天然气斗了起来,和2005年岁末2006年初那场戏如出一辙。个人觉得,俄罗斯因为乌克兰欠费切断输往欧洲的天然气,除了加剧欧盟的警惕和反感,实在得不偿失。   国内,基本形势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1月5日,在国人还在寒风中挣扎的时候,章子怡大小姐和富豪男友在海滩缠绵的清凉艳照传入国内网络,如同太平洋上的一股暖洋流,给国内饥渴已久的淫民群众打了一针鸡血。联想起去年此时的陈冠希艳照,人们不得不感慨,历史竟是如此相似。虽然章大小姐只露了半边屁股一个奶头,但一想到那个把褶子脸埋在章子怡屁眼的老男人居然是个老外,愤青们再次愤怒了。 目前,高层已经发出指示,章子怡艳照一概删除。更有消息称,网易娱乐因为一则论坛推荐(内容不详),被上层领导看到,震怒,要求辞退责任人及主编等三人。via http://twitter.com/isaac/status/1101457567 我疑心这里推荐的可能就是章小姐艳照。因为目前正值中央严打互联网“低俗内容”时期。   不过,最生气的应该是周慧敏和倪震吧,一不小心就从娱乐头条被赶了下来。   3G牌照终于发放了,喊了N年的狼来了。大家都准备着携号转联通吧?   北京发现禽流感了,新华社的英文发得比中文早,台湾知道的比北京早。好吧,我承认这是中国特色。   国际上对中国2009年国运做了许多预测,大多 不是 很看好,甚至有说Political Dead End’(BaoTong)的,但也有觉得还是有希望的。都说今年形势不妙,可有时候狼来了喊多了,还不一定来。   春运又来了,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你买到回家的票了吗?

写一篇日志

起了这么一个标题,是因为我不知道在MSN SPACES应该写什么好。我有另外许多blog,常更新的只有两个,MSN SPACES是其中之一,其余只是备份。这里的文字是给朋友看的,我不想把另外一个的文字发到这里。   但是我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写点什么好了。另外一个blog也从当年每日一篇,降低到了一个月2、3篇,那里去的人都是些或陌生或熟悉的网友,看起来更像一个blogger。   我有一个QQ,上面的好友基本不说话,偶尔我上线也基本没人理我。这个qq从2000年伴我到现在,上面的好友加了又加,认识的不认识的。如果不是为了工作,可能我现在都不会用。   是我们都在慢慢变老,还是小孩子在慢慢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