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随想

· News and politics
Authors

零捌宪章》公布了,我也签了名。现在已经有几位签名的被国宝熊猫请去喝茶了,据说贵党还准备秋后算账,你们一个一个的都逃不掉。我觉得很可笑,我只是签了个名,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甚至在网上都没什么“煽动”的言论,找我干什么,心虚?不至于吧,贵党肚量没这么小的。不过,我还是很欢迎来找我,本来想公布手机号码的,但考虑到隐私问题,给我发邮件问我要号码好了。

 

至于这份宪章本身,当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我也只是赞同其基本观点。至于具体条款,我有一些是反对的,有一些我认为现在提出是不合时宜的。这就好像我对西方民主的态度一样。民主当然也有弊端,也有缺陷,但在当前的世界,相对其他则是更好的。西方国家民主也当然不能原封不动套用到中国,但无论是“西方民主”、“东方民主”或者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对普通人的尊重等基本价值都应该是一样的。比如,我国参与签署了的《世界人权宣言》。

 

有人认为签名的都只是被一些人利用谋取政治资本,当然,这是很可能的事情。不过,对于赞同或反对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屑隐瞒自己观点的,我不是贵党党员,今天也不会不说。

 

我曾被一些人称为贵党“帮闲小丑”,这么说我当然是不高兴,但我也不愿意做“斗士”或者烈士。记得何兆武先生在《上学记》中提过,贵党当年在学校发动革命时,20%的学生是积极参与的,20%是反对的,还有60%是墙头草无所谓的。历史从来都不是人民书写的。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做伟人或者先驱的意愿,我自觉自愿地呆在这60%里。但是,如果非要有人逼着我,我也没什么害怕的。

 

我有我的追求,很微薄地谈不上追求的追求。民主宪政选举等等这些大而泛的原则当然都是我赞同与支持的,不过我更在意个人的自由,人性的解放、思想的独立、社会的公正。罗斯福曾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想,我们可以完全实现的。

 

理想主义者,如同1949年的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是相信制度的改变能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结果是,中国后来真的很“翻天覆地”。于我而言,制度当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例如,如果我们的宪法和法律完全贯彻的话,那也可以尽善或尽美了。

 

我曾经悲观的认为,即使中国发生制度变革,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穷的仍穷,富的还富,甚至更糟。这样的说法当然比较过激,但教育、环境、贫困等等这些问题当然不会因为制度的变革而一夜发生质变。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更愿意从事教育事业,所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脑残则国脑残。

 

中国的未来,想来应该是越来越好的。但也未必。

1 Comment

Comments RSS
  1. xin

    you should be fin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