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December, 2008

共和国六十年:2008年终总结

共和国六十年,亦即公元2008年,在欧美历史上为特大金融危机爆发的一年;而在中国,也发生了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也有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如果将来有可能写一本回顾现在的书,我愿意以这段模仿《万历十五年》的话作为开头。   2008是个让所有人都激动的一年,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注定要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写下轰轰烈烈的一页,也将成为中国历史的转戾点。   首先,让我们大概回顾一下2008都发生了哪些引起大家广泛关注的事件。这其中有天灾,例如年初的南方雪灾、5·12四川特大地震、南方洪水,这其中唯有地震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也有人为,如三鹿毒奶粉、西藏事件、胶济铁路列车相撞事故、山西溃坝等矿难、可能改变世界格局的金融危机,杨佳事件、贵州瓮安等地人民起义。   还有北京奥运、神七飞天等在现在看来是大事,但实则其本身不会对中国未来走向产生多大影响的事件。当然,奥运对北京的影响是巨大的,至少留下了鸟巢和水立方等可供后人敬仰的建筑,而神七在中国航天事业上也是个里程碑。   至于陈冠希艳照、周慧敏结婚等大家也广为关注并乐此不疲的琐碎小事,站在历史角度来看,不值一提。实际上,今年还有一些本来可以成为大事,但被冲淡了的一些事件,如阜阳儿童感染EV71肠道病毒事件,现在除了受害者家人,谁还记得?   于我而言,今年有几件事情将可能影响未来中国的发展。其中杨佳事件、贵州瓮安代表着中国社会的一个走向,即以暴易暴,陷入死循环的怪圈。西藏事件的影响,则可能更大,也许是埋下了中国未来分裂的种子。   而由于当局打压关注人群仅限小众的零八宪章则代表另外一个理性的、坚持以和平非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向。而在此之外,还有一件我上面没有直接提到的事情,即在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出现的保卫圣火以及反CNN等事件。这件事情标志着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也将在未来占据一个重要角色。   此外,还有一些在编排大事记时易为人忽略,但也将对未来产生重要影响事件。如四川地震中的NGO,网民对周久耕、林嘉祥等的人肉搜索、老虎庙发起救助流民、许志永探访黑监狱等等一系列事件,这也许将成为未来中国公民社会的滥觞。   至于全球金融危机,它影响的是全球格局,也许和1929大萧条一样吧。我说不清楚。 Advertisements

周末行程

14:00 西直门奇遇花园punchparty china 16:40 五道口传知行讲座

零八随想

《零捌宪章》公布了,我也签了名。现在已经有几位签名的被国宝熊猫请去喝茶了,据说贵党还准备秋后算账,你们一个一个的都逃不掉。我觉得很可笑,我只是签了个名,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甚至在网上都没什么“煽动”的言论,找我干什么,心虚?不至于吧,贵党肚量没这么小的。不过,我还是很欢迎来找我,本来想公布手机号码的,但考虑到隐私问题,给我发邮件问我要号码好了。   至于这份宪章本身,当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我也只是赞同其基本观点。至于具体条款,我有一些是反对的,有一些我认为现在提出是不合时宜的。这就好像我对西方民主的态度一样。民主当然也有弊端,也有缺陷,但在当前的世界,相对其他则是更好的。西方国家民主也当然不能原封不动套用到中国,但无论是“西方民主”、“东方民主”或者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对普通人的尊重等基本价值都应该是一样的。比如,我国参与签署了的《世界人权宣言》。   有人认为签名的都只是被一些人利用谋取政治资本,当然,这是很可能的事情。不过,对于赞同或反对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屑隐瞒自己观点的,我不是贵党党员,今天也不会不说。   我曾被一些人称为贵党“帮闲小丑”,这么说我当然是不高兴,但我也不愿意做“斗士”或者烈士。记得何兆武先生在《上学记》中提过,贵党当年在学校发动革命时,20%的学生是积极参与的,20%是反对的,还有60%是墙头草无所谓的。历史从来都不是人民书写的。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做伟人或者先驱的意愿,我自觉自愿地呆在这60%里。但是,如果非要有人逼着我,我也没什么害怕的。   我有我的追求,很微薄地谈不上追求的追求。民主宪政选举等等这些大而泛的原则当然都是我赞同与支持的,不过我更在意个人的自由,人性的解放、思想的独立、社会的公正。罗斯福曾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想,我们可以完全实现的。   理想主义者,如同1949年的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是相信制度的改变能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结果是,中国后来真的很“翻天覆地”。于我而言,制度当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例如,如果我们的宪法和法律完全贯彻的话,那也可以尽善或尽美了。   我曾经悲观的认为,即使中国发生制度变革,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穷的仍穷,富的还富,甚至更糟。这样的说法当然比较过激,但教育、环境、贫困等等这些问题当然不会因为制度的变革而一夜发生质变。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更愿意从事教育事业,所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脑残则国脑残。   中国的未来,想来应该是越来越好的。但也未必。

零 八 宪 章

中国303人发起签署中国《零八宪章》 发表日期 09/12/2008 更新日期 09/12/2008 23:14 TU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08/article_10902.asp中国303名各界人士今天发起签署中国《零八宪章》。《零八宪章》发表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前夕,呼吁在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下,在中国实施民主、共和、宪政的现代政治构架。 在参与签署《零八宪章》的303人当中,据消息人士向本台透露,中国著名独立作家刘晓波和宪政学家张祖桦被短暂拘留并被抄家。路透社今天发自北京的 报道说,中共当局在人权宣言60周年前夕,短暂拘捕两名中国反对派人士刘晓波与张祖桦。张祖桦今天获释后向路透社表示,警方说他们征集《零八宪章》签名, 并抄走他的电脑。 到本台截稿时间为止,本台无法打通刘晓波及张祖桦的电话证实这一消息。 在签署人当中,还有法学家于浩成、律师张思之、经济学家茅于轼,政治学家杜光和前新华社副社长李普。 由三百零三人签署的“零八宪章”包括“前言” 、“基本理念” 、“基本主张”和“结论”四项内容。 “前言”部分首先提出“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的问题。在简短地回顾了中国近代民主进程不断受阻的发展史之后,指出: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 ”,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 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1997、98年,中国政府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 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在“基本理念”一节中,“零八宪章”重申了“自由” 、“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和“宪政”的理念,强调说: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接着,“零八宪章”提出十九项基本主张。主要包括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人权保障、结社、集会及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城乡平等等内容。 在最后的结语部分,“零八宪章”指出:作为世界大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中国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 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 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最后,“零八宪章”表示,希望所有的中国公民,积极参与公民运动,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零 八 宪 章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良,甲午战败再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触及到制度层面的革新,终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中国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有必要反思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主体,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为中国民主化奠定法权基础。 2、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不受任何干预,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开放党禁,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

周末行程

周六:intel中国研究中心 barcamp 周日:中关村第三级书局,beyond的CD三张, 左小祖咒专辑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