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June, 2007

空穴来风

现在的媒体经常用错成语,最常见的就是"空穴来风"了. 这个成语来自宋玉《风赋》“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意思是事情是有根据的.但现在的媒体一般将其作为"毫无根据"的代名词. 此外,"染指""始作俑者"这两个本来贬义的词居然会被认为是褒义,例如下面的两个例子。 ……然而却始终无法染指最后的冠军奖杯 http://news.beelink.com.cn/20070630/2312062.shtml “……他就是严家山小花生品牌经营的始作俑者” http://www.lanews.com.cn/col297/col643/article.htm1?id=653507 染指一词来自《左传·宣公四年》,指分取不应该得到的利益,也指插手某件事情. 始作俑者来自《孟子·梁惠王上》:“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意思是恶劣风气的创始人。在古代,奴隶主阶级会使用活人进行殉葬。俑就是像人形的陶人或者木人等,例如兵马俑。实际上,作俑应该是文明进步的标志,即抛弃了活人而使用代替物。但孔子对道德的要求比较高,认为即使像人的木偶或陶俑也不行! 在用错成语的问题上,我以前是比较鄙视这些没有文化的记者的,但现在态度有了转变。 实际上,汉语一直在发展,某些词语或成语的意思发生变化,甚至有了完全不同的改变也是可以理解的。简单说,难兄难弟这个成语,典出刘义庆《世说新语·德行》:“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意为两人都好,难分上下。但现在这个成语的意思已经完全发生变化,经常被用作讽刺两人都坏,也没见人说三道四。 又如,偏袒一词与汉高祖刘邦有关,和现在的含义也有了很大变化。 老百姓喜欢怎么用,那就怎么用吧,专家们就别插嘴了。 Advertisements

十年

公元一九九七年,我虚岁十七。那年的夏天和现在一样热,窗外嘶哑的知了和现在一样拼命的叫着。仔细想来,现在家里吼个不停的知了也许就是当年那批的子女。 那时,我只是个刚读完高二,在家等着高三到来的毛头小孩。每天的事情除了看看书、偶尔干干农活,就是守着家里那台只能收到4个台的17吋黑白电视,以及翻来覆去整天播着的艾敬的《我的1997》和现在还活跃在歌坛上的一帮所谓群星演唱的《公元1997》。 那个时候,我对香港的印象完全来自于昏暗的录像厅里的刘德华张学友梅艳芳以及任达华徐锦江林正英等等等等。村子里没人去过香港,甚至连去过北京的都很少。不过,感谢镇里无处不在的录像厅,让我知道原来香港的公安自称香港皇家警察,让我在2年後同大城市的同学谈起古惑仔时不至于一无所知,更还让我知道原来台湾人要唱梅花歌。 那年的春季,学校里组织了一次庆祝香港回归作文竞赛。我的一篇莫名其妙的诗歌居然得了一等奖,而我此前以为这不过是课堂作业而已。 那年的我,开始慢慢喜欢一个女生;那年的我,开始在贴着周慧敏的日记里写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那年的我,内心开始变得敏感;那年的我,开始觉得这个社会并非人间;那年的我,开始逐渐成为今天的我。 那年的我们,喜欢着金庸古龙席殊亦娟岑凯伦;那年的我们,喜欢郑智化杨采妮周慧敏张惠妹吴奇隆;那年的我们,喜欢坐在学校操场上发呆;那年的我们,喜欢憧憬未来的日子;那年的我们,头顶上的天空还很蓝。 1996年10月31日 星期四 雨人活在现世是无所谓生死的。但百无聊赖者则生无所谓,死亦不足道。然而生亦可活的有此意义,然则百般挣扎中的我求不出一声哀叹。却欲无言,想在希望的苦海边抓到一根树枝,以求得以明于世人。可是命运之神仿佛未曾垂青怜惜一样 ,却又把一生的哀叹远远地留在了后头。一或间,沧海都变成桑田,我则早已不是我,而那个所谓希望或许亦破灭,然则有的还是希望。于是乎。我徘徊在十字街头,看着那两条通往什么地方却又未曾向往的路。 1997年1月3日 星期四(应为星期五)晴我总以为世界是美好的,人人和睦,然而当一切虚伪的面具扯下后,变了。当时光把所有改变,把一切冲刷 尽毕,人们往往怀念。前世不一定有,来世未必在,只有今生才是最重要的。思虑千层,未置可否。当思绪从头揭起时,人的一生也随之结束。 http://www.tudou.com/v/oKZ5aMs9zsY

终于理解什么叫和谐了

原来所谓和谐就是肉白骨,生死人.真TMD有才啊! 南都 魔兽世界升级/露骨亡灵长肉 “和谐的魔兽世界”遭网友炮轰

当代女人的一些陋习

中国女性以前是有缠足的传统的,一般认为自五代时起,直至中华民国建立後的一段时间。我奶奶出生于1917年,她的脚缠到一半又放了。 当时,不缠足的女性是要被人鄙视的,甚至连嫁人都困难。这种摧残女性身心的缠足制度实际上是对男权的一种屈从,而当今女性一些时尚我觉得也是在摧残着女性,也是对男权的屈从。 1,穿高跟鞋. 难道穿上高跟鞋就显得很成熟么,穿着您脚难道不觉得难受…..据我所知,许多男人都不喜欢女人穿高跟鞋,尤其是个子高的女生. 2,丰胸. 塞上盐水袋或者硅胶就不怕破或者出问题么? 3,美白. 一白遮百丑,看来国人的种族歧视还是很严重啊 4,减肥. 其实,丰满点的女人也挺好. 5,染发. 染来染去,拉直又烫卷.累不? 6,剃腋毛. 这个对身体是有害的.要是您觉得腋毛有碍观瞻,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穿无袖衣服. 当然,您也可以学朱莉娅·罗伯茨,露就露。 7,整容 整容了,难道下一代就好看了么? 8,还没想好 参考 关于腋毛:http://feeds.feedburner.com/~r/calon/~3/128312329/

悼文一则(外二篇)

悼文版本1(已被删): 我替耀文谢谢大家! 2007-06-26 16:39:44 大中小 我的弟弟耀文走了,首先在这里我要感谢大家,在耀文生前对他的支持和厚爱。也感谢大家,在耀文走了以后给予我的种种安慰。其实在耀文走的前一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可转眼间我们阴阳两隔。耀文走得毫无征兆,走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这点很是让人心痛。     在这里我希望更多的中老年朋友们,更加爱惜自己。尤其是在天气闷热的夏季,要关注自己的心脏,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关注自己每一丝细微的不适感。尤其注意的是,后背疼痛时伴有的呕吐,请立刻就医。其实死亡就是趁人们的疏忽大意,而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 朋友们也许还记得,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曾阻断了一个歌手如日中天的事业,迫使他从高峰跌入了谷底。这位歌手就是罗中旭。他曾是一个与死亡擦身而过的人,纵使车祸已过去很多年,但这依然让他心有余悸。更多罗中旭的故事~将在7月4日~btv-3~19:40《非常接触》为您讲述。     最后还是谢谢各位朋友曾给予耀文的支持和厚爱!希望大家都能健康快乐幸福平安。 附媒体报道: 随后侯耀华发表了一篇名为《我替耀文谢谢大家!》的博客,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外,文中还预告了歌手罗中旭将在何时做客《非常接触》。对此,除了一网友调侃他弟弟辞世还要工作为做广告外,大部分网友希望侯耀华节哀顺变,有网友如此痛斥:“那是广告吗?是在告诉大家弟弟是离他而去了,但是工作不会被耽搁懂吗?我为耀华兄的精神状态感到满足、自豪和放心!” 版本2: http://blog.sina.com.cn/u/4a98190f0100097l 同胞兄弟 2007-06-26 22:25:44 大中小 同胞兄弟 侯耀华 耀文,你走了. 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安逸. 你说你累了,你要休息, 你可曾想过你躺下了, 站着的人怎么活下去? 你真狠心,我的同胞兄弟! 你可放心,全国上千万的铁路员工; 你可放心你的徒弟; 你可放心相声的明天; 你可放心你的遗孀儿女? 你太狠心了,我的同胞兄弟! 你走了,我的同胞兄弟, 你没再留下只言片语. 你只把一副重担强加给了你的兄弟. 你没有问我能不能胜任,也没有问我是不是愿意. 就这么撒手人寰,扬长而去. 要走的留不住,由不得我和你. 谁让你不去检查身体,把健康当作儿戏.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生命的脆弱, 在死神面前生命显得多么的软弱无力. 走吧,不再埋怨你, 如果在天上能见到爸妈.请带去我们问候的信息. 行.同胞兄弟.我答应你. 孩子我替你照顾.不让他们受委屈. 徒弟们我替你关心. 我背靠爱你的观众,胜杰和富宽就是我的左膀右臂. 你放心,我会让他们继续为铁路工人服务. 不会让他们忘记,蓝天下的铁轨, 和前面引路镶着路徽的红旗! 放心走吧!耀文我的同胞兄弟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二十点 从玫瑰园返家一挥而就,只字未改   截图(请注意右下的博客推荐)   […]

桑拿了已经

听说北京今天黑云压城了,南京倒没有那么恐怖,但也是热的无可奈何了。虽然刚才下了点小雨,但现在依然是全身上下大汗淋漓,就好像刚洗了个桑拿。 可能是由于前晚喝多了的缘故,今天一天还是晕晕乎乎的。中午热了热昨晚剩下的麺,晚上又煮一锅麺,西红柿麺。快熟的时候,听见手机在屋里嚎叫。赶紧给对方回了过去,然后居然就忘记那边还有一锅麺! 想起上次开着煤气烧一天的事情了,唉!还好,今晚只是把锅里的水给煮干了,吃了顿炒麺而已。 关于未来,关于明天,我真不知道往哪里走。。。

救救我一个师弟

官方报道:http://www.bisu.edu.cn/BisuInfo/ShowArticle.asp?ArticleID=11546 以下来自二外校内论坛 http://6571.net/thread-45899-1-1.html   法语系官方联系方式:联系人  010-65751503 林潇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法意语系办公室:010-65778543   陈静 郭刚 汇款者地址如下:收款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帐号:11043301040003700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定福庄支行 6571爱心募捐账号: 456 3510 1008 76 722426中国银行 董聪收 中国地区汇款方式直接汇款至该帐号 境外地区汇款方式BANK OF CHINA, BEIJINGBRANCHNO.8 YA BAO LUBEIJING,CHINASWIFT CODE BKCHCNBJ110 网络捐助帐号(David提供)支付宝帐号:david_hxb@163.compaypal帐号:snoopylion@hotmail.com 校内网友捐助联系人:13699253005   韩雨  05级日语 生命怎能如此易逝?——救助二外法语男生(更新) 朋友们,伸出爱的手,挽救年轻的生命! 杨昊,一个来自安徽省蚌埠农村的男孩,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意语系法语专业05级1班学生。他的父亲是名乡村里的小学教师,母亲务农,家庭收入微薄,而一个弟弟,为了养家已开始打工赚钱,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是一家四口也其乐融融。杨昊更是自幼勤勉好学,博览群书,学习成绩十分优异。2005年8月,承载着全家人的爱和希望,他从安徽老家赴京求学。 2005年8月,带着家人的期望和自己的梦想,杨昊从安徽怀远农村老家来到北京,来到二外,来到法意语系的老师和同学中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白皙清瘦的男孩,初见的印象,大多也留给了他腼腆的微笑和身上素净的中山装。 杨昊第一次引起大家的注意是在军营里,当其他同学还在手忙脚乱地拼命想在被子上捏出两个直角时,他早已完成自己棱角分明的作品悄悄去操场站队了。军训结束,杨昊被选为优秀学员,听不到任何异议。生活中的杨昊,依然延续着一种军人的气质,无论书籍文具还是衣物被单,都整齐得赏心悦目。身上永远是中山装和白衬衣,一如他的谦逊与热忱。杨昊话不多,但待人特别真诚。和他相处久了,能体会到他性情中的一股倔强,也是一股可爱的侠义之气。他不愿接受学校给困难学生的补助,却在为同班一位家庭遇到困难的同学举行的捐款活动中毫不犹豫地从自己十分有限的月生活费里拿出一大半捐给了那位同学。 他酷爱读书,案头常摆着厚厚的名人传记:罗斯福、丘吉尔…他醉心于和这些伟大的人进行精神交流,他还阅读了不少美学、文学方面的著作,和同龄人相比,他的知识面的确非常惊人,这给了他一种不凡的气度。他最为热爱的,还是语言的学习,法语是杨昊的专业,可偶然间大家发现在他的书架上还有日语、意大利语、拉丁语和韩语教材,当有人怀疑他会因此疲于应付甚至丧失主业时,他却在每次班级考试中稳居前五。大二选修第二外语,因为面临着考级的压力,大多数同学都报了英语,纷纷利用英语课进行四级复习,他却选修了德语,开始了德语学习。而等四级成绩出来,没做任何复习的他拿了591分的高分。 像学习语言一样,杨昊总想挑战自己。性格腼腆的他在大一时代表系里参加了全校的中文辩论赛。写稿、练习、讨论,每一次他都十分认真。在比赛中,作为二辩的他表现出的缜密的逻辑思维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2006年11月的一次常规的血检如晴天霹雳震惊了所有人,杨昊的血小板含量远远低于正常值,通过朝阳区医院的进一步诊断,他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简称再障,系多种病因引起的造血障碍,导致红骨髓总容量减少,代以脂肪髓,造血衰竭,以全血细胞减少为主要表现的一组综合征)。他的骨髓,无法再生产出起凝血作用的血小板,可以说此时的他便如一件玻璃容器,一个细小的伤口,也可能导致流尽他所有的生命。 再生障碍性贫血(aplastic anemia)简称再障,系多种病因引起的造血障碍,导致红骨髓总容量减少,代以脂肪髓,造血衰竭,以全血细胞减少为主要表现的一组综合征。 杨昊自患病以来身体一直十分虚弱,病情也很不稳定,已经不能参加日常的学习活动。因为血小板值低得惊人,他不得不整日待在屋子里无法外出,尽量避免哪怕一点点可能的伤害。对于一个年仅20岁的少年,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然即便如此,他的病情还在一天天恶化,药物治疗效果微乎其微。因为经济拮据,懂事的他还多次放弃了医生建议的输血治疗。 目前针对该疾病,骨髓移植是最为理想的方法,且能达到根治的目的。一旦确诊严重型或极严重型再障,年龄<20岁,有HLA配型相符供者,在有条件的医院应首选异基因骨髓移植,移植后长期无病存活率可达60%~80%,但移植需尽早进行,因初诊者常输红细胞和血小板,这样易使受者对献血员次要组织相容性抗原致敏,导致移植排斥发生率升高。国内已开始应用异基因骨髓移植治疗严重再障,并已有获得成功报道。凡移植成功者则可望治愈。 情况一天坏过一天,药物治疗收效甚微。可他依然坚持要自己提水壶,看着那颤抖的手,大家心疼却也无奈:杨昊父亲和弟弟的骨髓配型都没能成功,手术显得那样遥遥无期,他一点点地虚弱下去,必须要靠输血浆和血小板才能维持生命。然而望着父亲憔悴的面容,想到母亲那劳作的身影,懂事的他多次放弃了必要的输血治疗,病情就这样继续恶化。一天晚上,杨昊又开始流鼻血,他不想麻烦别人,自己默默地躺下,想着可能一会就能止住。谁想流血竟然一夜未止,清晨同学们发现后赶忙叫来被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在急诊室门前他就休克过去。大家推着急救车在医院楼道里奔跑,犹如在噩梦之中。 了解到杨昊病情的详细情况后,系里启动了对杨昊的救治方案。同学们也纷纷伸出温暖的手,给他以支持和鼓励,其中有的班级一个班捐款就达到3200元。热心的老师们也一直关注着杨昊的病情,我们的外教Luc甚至还从巴黎筹来了2000欧元药费。截至目前,法意语系老师和同学的捐款已经有40,000余元。是的,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本该如夏花般绽放的生命早早凋零,所有人都为那苍白少年眼睛里闪烁的智慧与渴望而心痛不已! 命运出现转机! 2007年6月18日,朝阳医院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与杨昊骨髓匹配的骨髓类型找到了!目前,骨髓移植是治疗该疾病最为理想的方法,且能达到根治的目的,移植后长期无病存活率可达60%~80%,国内已开始应用该疗法治疗严重再障,并已有很多获得成功的报道。 是的,这是幸运,是奇迹,更是天意! 剩下一场手术。然而,对于一个清贫的农村家庭,40万的手术费用太过庞大:杨昊的父亲是一名农村小学教师,母亲在家务农,还有一个弟弟也早已辍学打工赚钱养家。全家年收入仅为一万元左右。尽管我们法意语系全体同学和老师都积极加入到了救助行动当中来,但仅仅我们一个系的力量仍然是远远不够的……幸运的是,杨昊还有你们!你们所有愿意帮助他的人!你们所有懂得生命可贵的朋友!加入到这场拯救中来吧,你们每多一分的赠予,都是他多一分的希望! 我们在撰写这些文字时,杨昊正在病床上睡着,睡得很沉,他是那么脆弱,惨白的手腕上,端午节辟邪的红线绳夺目得令人心痛。我们是多么希望他能够平安、健康地回到我们当中来! 朋友们,一边,是升起的希望,一边,是难以支付的高额手术费。命运的天平到底会偏向哪一边?是八方支援共同托起这美好的希望?还是任凭病魔带走这本该绽放的花朵,本能服务于社会的人才? 朋友们,我们怎能想象这善良的男孩永远与病榻为伴?我们怎能看着这个年轻的希望就这样在我们面前流尽生命? 朋友们,只有我们能回答这些巨大的问号,我们每个人贡献出一滴水,便可汇聚出一个爱的海洋为杨昊托起生的希望!让我们行动起来,伸出援手,去呵护一颗伤痕累累却依然坚强感恩的心灵,去支撑一个承受不幸却毫不绝望的家庭,去见证我们真诚热忱、永不枯竭的爱心!疾病与痛苦后重生,他一定会用一颗感恩的心去回报社会,以一种更博爱的胸怀去感悟生命! 衷心地谢谢! […]

家乡的方言

不会普通话的人是可悲的,没有方言的人是可怜的   老家在江苏省北部沭阳县某镇某村,本县历史上多属海州(现连云港)管辖,现为宿迁治下.家乡的方言属北方方言中的江淮次方言中的海泗方言.海即海州,泗当为泗州,清朝沉于洪泽湖下. 大致说来,家乡方言具有以下特点. 1,不分前後鼻音.也就是陈/程、音/英发音相同。因此我在说我姓名的时候,总是让人误解.但an和ang的区别还是分的。在许多地方,平翘舌的区别也是没有的,而我老家由于位于本县西部,受由于接近中原官话的徐州一带的缘故,还是能分清楚z/zh的区别的,而县城以及以南地区则经常不分.  2,有入声.这可以算作家乡话与中原官话的典型区别了.普通话只有4种声调,入声可以算作家乡话的第五种声调.北方人大抵不知道什么叫做入声.简单说来,就是发音比较短,促语音气流一喷即止,无普通话音韵的尾音。例如,"福"字在家乡话中就是入声,而非普通话的fu. 3,一些字如“军、云、群”,普遍读撮口呼韵母.也就是军读作jiong,云读作yiong,群读作qiong 4,咸山摄三分。也就是“半”与“办”/“关”与“官” /“简”与“检” 等普通话发音相同的字,在我们家乡的方言中是不一样的.例如,关的发音和普通话差不多,都是Guan,但官则略如"Guon"。的.检为Jien,半为biun. 5.知三章三在咸山摄和假摄中保留j、q、x的读法.例如:“这”、“车”、“蛇”的声母分别为“j”、“q”、“x”。也就是“这”读音为“jie”,车读音为“qi”,蛇为“xi”。 但受普通话侵蚀,一些发音已经发生了变化,例如越来越多年轻人将浙江的浙发作普通话的音了. 6.没有儿化音。   这些个特点都是维基百科上找到的。 除了上述发音特点外,家乡话还保留了一些古汉语词汇,例如“步辇”。大家都知道唐朝阎立本的步辇图吧。在我们家乡的方言中,至今还有“步辇”一词,意即步行。  附:家乡方言大全 http://post.baidu.com/f?kz=103564476  

现在的孩子们真有创意

虽然已经有无数孩子们玩过这招了,但在母校大概还是第一次. 这其实是学校操场,荧光棒的效果. BISU=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英文名字和中文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在Google Earth上看是这样的.from   偶当年住过的男生宿舍楼.灯光都被大树挡住了.   以上图片(除第三张Google Earth图片)来自二外6571论坛.http://6571.net

Twitterfeed的困扰

有时候,想在自己的blog上写点东西.可键盘到手边,却发现只有一两句话.在自己的blog上发布,太短,但不说出来又觉得别扭.Twitter的出现,满足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设想:无需太长,随时随地发布. 自从有了Twitter,很多人说都不会好好话了.本来Gtalk上都有的好友,非要通过Twitter来@一下.呵呵. 但这些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TwitterFeed等自动程序的出现.Gtalk一打开,一连串带着前缀的更新蹦达了出来. 说老实话,我用Twitter就是想知道朋友们在干什么想什么.至于有些资讯,如果不是太特别的,我到处可以看到. 我已经remove了使用Twitterfeed更新次数过于频繁的一些网友.简单来说,自动发布消息超过每天10条的,我都会remove掉.   参考: 抓虾也饭否。吃撑是一场噩梦。

这年头,连黄瓜都不保险

虽然说政府信誓旦旦要使猪肉价格下降,甚至连总理大人也亲自出来发话了.但肉价,至少南京这边的肉价还是未见明显下降,昨天的肉价是11块钱一斤. 这些其实都是小事儿,最多我三个月不吃肉,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能忍住不吃红烧肉,我怕什么! 山西黑窑事件大家也都知道了,到目前为止没见没好人的洪洞县和山西省相关负责人引咎辞职,倒是事主的父亲,一位大队书记被开除了党籍.而这事情居然被轻描淡写的说成"非法用工".可能,也正如光华的张院长所说,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必然现象吧. 继香港之后,日本也宣布停售中国牙膏.又见质检总局信誓旦旦说中国牙膏没问题,但就连一国两制下的香港都不鸟你.其实,按照质检总局的意思,这牙膏真的没问题,但仅限于中国人.咱中国人别说这些超标的二甘醇,比这更厉害的咱都不在话下. 这年头,连黄瓜也不一定保险啊!  转载: 中国人的幸福生活     一早起床用高露洁致癌牙膏刷牙,给儿子冲一瓶碘超标雀巢奶粉,自己喝杯过期光明牛奶,吃几个超标面粉做的馒头,夹点臭水池里面腌的榨菜。       准备骑车上班,发现车被偷了,报警,警察说你先来等个记,等什么时候我们碰巧发现了,给你打电话。算了,还是省省力气做公交吧,坐车人真多,手机没放好,不小心被一个小新疆借过去了。        中午跟同事一起到肯德基吃顿苏丹红炸鸡,下午给女友打电话,约她到新开的菜馆吃顿地沟油炒的菜,其中有一盘避孕药催大的香辣鳝鱼丝,一个牛肉毒粉丝,老板上一杯重金属超标100倍的碧螺春茶,再喝点含甲醛的啤酒…

麦子

家乡的麦子,早已经收割了,甚至麦秸都已经焚化为灰,深埋在地下了。 我谈不上喜欢麦子,因为收麦子在以前实在是件辛苦活。现在有了联合收割机,想必父母双亲不用太辛苦了。但我依然为自己逃避这个收获季节而自责。 但我却喜欢收麦子时的一些乐趣,譬如在偶尔发现的鹌鹑蛋,虽然那个时候其实我并不知道它们就是鹌鹑蛋。 默默忍受严冬的酷寒,在这个并没有多少植物成熟的初夏,独自收获。 南京的夏天很闷热,现在已经是梅雨季节了。 许多年不在家乡,几乎已经忘记了梅雨,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时候要称阳光好的时候拿衣服出来晒。 刚到北京的时候,母亲常提醒我,要常晒衣服,要不就会发霉。后来我发现,衣服放衣橱里两年,可能都不会霉掉。这里,哪儿有什么雨水! 我爱家乡那一望无边的麦田,我爱那一望无垠的玉米地。常想像自己能飞,在那一片田野之上奔跑。 而我,却早已无法奔跑。 如果你爱我,请告诉我。谁爱我,我就会去爱谁,矢志不移。 胡畔 麦子   好了,现在我开始承认,我是被割倒的麦子.躺在一望无际的麦田,等待别人的收割.我再也不能迎风摇摆,我在也不能迎风歌唱.我因为我的成熟,低下了高贵的头.我爱透了这个世界,世界不爱我.我恨透了这个时间,为何他不等待我.我爱透了这个世界,世界不爱我.我恨透了这个时间,为何他不等待我.好了,现在我开始选择,选择一条彻底的路.不管命运带我奔向何方,我都会让自己承担.

胡畔·李健

接近纯真,几乎唯美 胡畔是个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歌手,至少我这么以为。他是一位军旅歌手,就好像英国人James Blunt,虽然胡畔没有James在科索沃服役的类似经历。 但我依然固执的认为,当过兵的人,写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唐朝的边塞诗人一般。 我们这个时代,是没有诗人了,只有湿人。把一堆不押韵也没有格律的汉字堆砌在一起,难道就能叫诗么?诗,这个词不是随便用的。 在诗歌已经式微的时候,那大概就是佛教所谓的末法时期吧,如果一定要我说,那大概就是清末。在那个时候,难道不是我们亲手埋葬了诗歌么? 新诗,那也能叫诗么?学外国的东西,只是学的样子像就行了么?知道什么叫五步抑扬格,什么叫英雄双偶体么?我不懂。 如果你怀念高三时的初恋,请听听李健,他的三张专辑   还有 胡畔的麦子(百度之),如果你还怀念从前   李健:   01 绽放.wma02 似水流年.wma03 远.wma04 一辈子的十分钟.wma05 今生今世遥不可及.wma06 什刹海.wma07 八月照相馆.mp308 温暖.wma09 传奇.wma10 紫罗兰.wma  01 为你而来.wma02 不知不觉.wma03 在海上.mp304 明天还会在路上.mp305 父亲.Wma06 向往.mp307 恋人.mp308 云上的日子.wma09 纵身一跳.mp310 你像从前一样.mp3  01.抚仙湖.wma02 风吹麦浪.mp303 童年.Wma04 超越.wma05 松花江.mp306 天狐.wma07 异乡人.wma08 想念你.mp309 小鸟睡在我身旁.wma

父亲

歌手:李健 专辑:为你而来 坐在岸边看着 夕阳让我想起你暖暖余晖温柔 如你慈爱的眼睛感谢你啊举起了 我金色的童年啊啊……什么时候开始忘记讲给我的故事什么时候开始想念你默默的注视原谅我啊从未给你长大以后的拥抱啊依呀……你为我骄傲我却未曾因你感到自豪你如此宽厚是我永远的惭愧 http://www.xymy.net/xymy_net_download/%C3%F1%D2%A5%D7%A8%BC%AD/2005%20%C0%EE%BD%A1%20-%20%A1%B6%CE%AA%C4%E3%B6%F8%C0%B4%A1%B7/%B8%B8%C7%D7.mp3

见到zola

       上午11点整,还在上班的时候接到zola的电话.此前刚刚从他的picasa相册得知他去了宿迁,也就是我的老家.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到了南京.        3点多的时候,又接到zola用座机打来的一个电话,说他在友派网,在小行附近.我刚到南京不久,这个地名很不熟悉,还把友派网听成了又拍网.聊了一会後,他说待会再给我电话,我说好.        当我在厕所挣扎着大便并努力忍受异味时,接到了zola用座机打来的第三个电话,约好在鼓楼地铁站见.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努力让他不知道我在大便,告诉他我马上就到.       结果我真的先到了,并让zola告诉我他到珠江路的时间.南京地铁6分钟一班,慢的很,但车子很新,还有空调,比北京1/2号线的老古董强多了.也不知是站与站之间距离太短,还是技术先进的缘故,南京地铁在行驶时手机也是有信号的,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我掐准了zola那班车的时间,并很成功的在2号车厢上车,zola说他在3号车厢.结果,我走了一节车厢後没发现他,到了4号车厢後,发现了一个瘦小文弱的家伙.和2年前在上海见面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年轻.甫一见面,我们的第一当作便是互相对拍.然后,我就拍到了这张.       zola说要到南京站倒车,去南京长途北站,坐汽车到宜兴.我觉得不如到中央门总站坐车,但我又不知那里是否还有车,于是便在地铁南京站站(多么傻的名字,不如直接叫地铁南京站)下车,打算倒车去北站.     南京站南面就是玄武湖,风光旖旎.但我们走到了火车站的北面,一副沧桑的模样.我在奇怪,怎么地铁没几站就从大城市到了小乡镇. 管不了那么多,顺便找了家饭店吃饭,虽然才4点多.边喝酒边谈,关于blog,关于公民记者等等.对于网络上对zola的非议,尤其是这个家伙的鸡巴文章.我是嗤之以鼻的.我告诉他,别管别人怎么说,走自己的路! 在那家饭店的对面,zola穿着正面印有"zuola.com"反面是"操GFW,请戴TOR"的TSHIRT,摆了个pose我给他拍了几张相.      吃完了饭,继续沿那条两旁都是破破烂烂的店铺的路走下去.经过一番波折後,到了南京长途北站.喝了点啤酒,此时有了尿意,于是到边上的KFC准备上厕所,但这里的KFC居然没厕所!      zola鼓励我申请GLOBALVOICE的blog小额资助计划,和他一起做citizen journalist.我是有这个愿望的,其实.但我无法像zola那样放得开,家庭父母无论如何都在我心中占很大地位.     5:35分,zola登上去宜兴的车,听说又要会见拆迁户去了,还要去无锡看太湖水,祝他此行顺利!

雨夜

车窗外 灯光迷离 汽车/行人 和他们的倒影 在大街上游弋

西瓜

南京市内的西瓜价格已经降到了5毛,一个月不到之前,这个数字是2元.与此同时,我老家的西瓜零售价已经降到了3毛,批发价仅为零售的一半,甚至不到.. 汉口西路上最近来了两家卖瓜的,好像都是江宁的瓜农,其中一家打着横溪的招牌.横溪西瓜之于南京,恰似大兴西瓜之于北京.两家都是夫妻俩,其中一对60多岁的模样,晚上就打起帐篷住在路边. 今天晚上,南京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看到那对老夫妻沿路边的围墙打起了塑料布,面前的西瓜绿油油,却没人来买他们的西瓜.

不孝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论语》为政第二 Mang Wu asked what filial piety was. The Master said, "Parents are anxious lest their children should be sick." I’m so sorry that i’ve never been a good son.  我不是个好儿子.

又是一年高考时

又要高考了,虽然已经与我无关。据说今年的考生人数约为1010万,创下了历史新高。 现在的高考越来越像科举了,难怪有人提出要废除之。但对广大农村学生来说,上大学仍然是改变自身命运最重要的机会。虽然现在大学毕业也依然有可能找不到工作,但考不上大学,无疑意味着你只能去城市打工,做民工,攒或多或少的钱之后回家娶妻生子,再期盼下一代有机会成为城里人。那些所谓自己创业成功的典范永远只能是少数,否则他们就不叫典范了。 我是1999年上的大学,第一年扩招的学生。其实,我的第一次高考是1998年,当时只考了467分,连江苏省文科大专线都没到。第二年进城里的学校复习,努力了10个月之后,分数提高了100多分。其实当时很想报南大的,可是估分失误,复读生又不可能像应届生那样敢闯,只报了二外。结果出来後,发现自己分数居然超了南大20多分。最有趣的是,我们那年清华法学院第一年恢复招生,540多就收了。知道消息後,捶胸顿足啊。 虽然我高考分数比所有的原高中同学都要高出一大截;即使在复读的学校里,我也排到了文科第二,但回头看来,现在混的好的都不是当时考的好的。我所知道的当时两位当时考的不怎么样的,进了一般大学的,都买车买房结婚生子了。 但,我只过我的生活。 Technorati 标记: 高考

旧文

流下的血,或许会在地上形成暗红的印记,也许会在人们心中留下一点回忆;受过的伤,终究会愈合。 总有一天人们会忘记了曾经的伤痛,周围的人更无法料知受伤的痛苦。 屈辱地站起,悲壮地倒下,看着卑鄙和无耻在眼前不断地上演。 当歌舞升平在通宵达旦时,这城市的背后正有不安和躁动在传播。终有一天它将如火山般爆发。 这世界没有尽头,这历史没有穷期 是不是只有寂寞和空虚, 会永远地留在我的心中? 然后藉着我的身躯 传染给躯体的每个角落? 当那种慵懒的情绪 笼罩整个人的时候 就再也看不到前进的方向了 那一刀,飞出以后便再也不回头,非要沾上鲜血不可。它本可以劈开腐朽的树木,划破沉寂的夜空, 但让它沾上鲜血才能更显示它的价值。刀光一闪,无数的人眼前一亮,或许会感到惊诧,更多的人会逃走。 然后这刀便会无声无息,没人知道它曾沾过陈死人的血。 我自然会慢慢消隐于这个世上,然而在化为腐朽之前 也必定要化做雷霆震开这世间的沉默 或者化为雨水冲去这世间的污渍。 不能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当有人想蒙蔽你眼睛的时候, 你可以不理不睬,低头继续走你的路, 然而蒙蔽你眼睛的人,又继续想封上你的嘴巴或想拌倒你。那你又该如何? 对一些东西的忍让将带来更可怕的后果,不如擦亮眼睛,大声呐喊,哪怕有人想扼 杀你的喉咙,当你的声音惊醒其他人时,你不会孤单的。 不要再有人肆意剥夺人类生而有之的权利,让沉抑已久的心灵重新振作,让丑恶远离这 个世界,让美丽回到我们身边。就让让安静拥有自己本来的天地,嘈杂也找到它自己的 位置。 我想循着先人的足迹前行 可是流沙滚滚 湮没了本就模糊的脚印 幸好,还有尚未被掩埋的血迹和枯骨 那些沾在沙砾上的血迹 谁也无法抹去 不定哪一天 这些沙子上也会沾上我的鲜血 然后化为不朽 或者被狂风吹得远远的 谁也看不见

纪念刘和珍君

纪念刘和珍君鲁迅  一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二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四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六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

我不相信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

个别人

煽/动的 永远是个别人 个别人永远是别有用心 什么时候能真正聆听人/民的声音 改变愚蠢的执/政方式呢 我希望我能等到这一天   Technorati 标记: PX, 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