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May, 2007

小时候的愿望

Source: http://doubleaf.com 小时候,我有过许多愿望,其中一个是长大後做一名光荣的解放军叔叔,然后……娶一PP 的解放军阿姨.哈哈.           呵呵, 转载一短信,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儿童节要到了,提前祝岁数大心眼少的小朋友六一节快!放纵一下吧,别憋着了.知道你平时装大人挺累的.快过节了,想吃手就吃手,想尿床就尿床,谁要管咱咱就咬谁! 另: Windows Live Mail/  Messenger/ Writer  均已更新,并有中文版.特别推荐 Live Writer,新版有许多改进,例如专门针对wp用户的<!–more–>代码,节目也更Vista了.值得一试.Live Messenger新版只是改了界面似乎,没啥特别的. 又: Google推出Gears,可以离线看Google Reader了.     Technorati 标记: 儿童节

一位北京中专老师对辱师事件的看法

  最近,出现在网络上的一段学生侮辱老师的 视频 成为新的热点。中国人过去讲究的是师道尊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现在已经大不如从前,但这种嚣张行为还是极大的激怒了网友,甚至通过人肉引擎找出了这段视频发生在北京海淀艺术职业学校,连当事人的姓名、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都查了出来,甚至有网友自发到海淀艺校对当事学生进行围追堵截。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北京一家中专做老师,我就这件事情专门和他通了电话。 我同学以及他的同事都已经知道了辱师事件,对此都表示愤慨、可悲,太操蛋了。 据我同学介绍,他所在的中专是国家级重点,现有学生1200多人,海淀艺校为省部级重点,整个北京市大约有10万中专生(此数字不精确)。据他表示,虽然他所在中专课堂秩序也谈不上多好,但从来没有出现过海淀艺校的这种行为,他的同事也没有遇到过。 在他们学校1000名学生中,大多来自郊区,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的占80%,还有一些来自较困难的农村家庭,家庭教育不怎么成功。此外,也有部分学生家庭条件较优越,但他们的教育同样不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据他们学校2005年的统计,大约1/3的学生来自不幸福的家庭,例如单亲、父母离异等。而在他见过的父母离异的学生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有心理问题,这无疑给学生的教育带来不利影响。 在谈及如何提高中专生素质教育等问题时,他给了我三个字“没办法”。他说,这些学生大多已经定型了。我知道他说这番话可能有消极成分在里面,但上中专的学生无疑大多都是成绩较差的。 此外,在谈及中专生恋爱问题时,我同学说,他们这根本就不能叫恋爱,只能说叫有好感。之前,我曾听他说过,他的学校有女生堕胎,而学生之间谈男女朋友也较多。 在这件事情上,当事老师孙辛卯无疑是受到校方压力的,而网易等网站撤下相关新闻又让我们看到ZF习惯的思维。 就我本身的经历来说,学生打老师的现象我听说也亲眼见过。我小时候的一位小伙伴,他上学比我晚几年,就曾在课上打过老师。高中时,一位已经毕业当兵的学生专门找到学校,对当年的老师大打出手。而学生堕胎,谈恋爱这种事情,我10年前的就怪不怪了。 所以说,我不想说什么80後、90後素质问题,虽然这些90后的中专生素质真不怎么样。但要说所谓堕落一代,从古至今就没有不堕落的时候!想想文革时候的红卫兵吧。他们年龄也就跟这些中专生差不多,但他们当年可是会把老师活活打死!而这些人,就是现在所谓的社会中坚。

七星园

        石景山鲁谷那块儿地名比较有趣,连着几个小区叫什么半月园、倚翠园、重聚园、三山园、四季园、五芳园、六合园、七星园,再加上个八角社区和八宝山,10个数字就差俩了。        我当初就住五芳园,一个同学住铁路南面的重聚,一个同事在七星,那边有个新华社宿舍区。当时还真不知道原来耀东同学也住在附近呢。        话说回来,虽然这件事情是纯粹炒作,可能只是为了谢东复出,不过那俩兄弟也得帮衬帮衬哈。          新浪娱乐 歌手谢东与女友涉嫌吸毒在家中被抓 昨天下午,警方接到群众举报,歌手谢东有吸食毒品的嫌疑。20时许,警方派出多名警员来到谢东位于石景山区鲁谷七星园小区的家中,在确认家中有人后,警员开始敲门,但是房间内始终无人应答。   以下图片禁止联想,并非对大师不敬的意思。    

some pics

  今天,在颐和路 宁海路 江苏路 走了一遍   回来想起了大学时光       还有以前的同事     以及我自己  

Milk for the hottentots

milk for the hottentots, 英语学习, 金陵夜话 2006年4月,温家宝总理为乳业留言“我有一个梦,让每个中国人,首先是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 我小时候从来没喝过牛奶,所以我个子比较矮,光脚只有169CM。直到今天,我还是喝不惯牛奶,希望我的儿子能天天喝牛奶,最好是一斤。 废话不说,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短语:milk for the hottentots。 二战期间的美国前副总统Henry Agard Wallace曾说过,“我有一个梦想,二战的目标就是让世界上每人每天都能喝上一夸脱牛奶(美制一夸脱=0.946升,大约就是一公斤,比宝哥的理想多一斤)。 hottentots是南非纳米比亚的游牧民族,被认为是不发达和贫困民族的意思。这个成语含有无私援助的意思,但大部分时间被认为是不切实际以及毫无希望的理想主义。 以上来自外研社某本辞典(名字忘记了)当然,在伟光正领导下,不要说孩子一天一斤牛奶,即使大人一天一斤人奶,在祖国大地上也是可以实现的。

较为成功的简化字

忘记多久以前,北大中文论坛上一批人又在吵吵嚷嚷简化字繁体字的问题。当然,在北大中文论坛上,繁简汉字问题基本可以说是永恒的主题了。我记不清楚到底那个帖子说的是什么了,不过依稀记得有人列出了较为成功的简化字。 基本来说,在我看来,利用六书中“会意”简化的汉字以及来自古体的简化字都比较成功,值得鼓励。而较为人们诟病的则是那些来自草书和多个汉字合一的简化字。 成功的典范有云(雲的古体)、体(體的古体)、众(眾)、 网(網)、 杰(傑)(是周杰倫,不是周傑倫哦!);灶(竃)、尘(塵)、岩(巖)(後三个字是会意字)。 至于失败的简体字,我个人认为典型是 “专”字。这个字来自草书,简化的简直太失败了,中间那个连在一起的丿一/简直糟蹋了汉字。当然,“乐”“头”也不遑多让。当初简化汉字的时候,压根就不应该参考草书。作为一种书法,草书可能很飘逸潇洒,但要将其一笔一划原封不动地转为楷体,再印刷在书上,那就太。。。。 此外,将多个原本含义不同,仅仅读音相同的字简化为一个字,我认为也是过于草率。不过,至于类似饥和饑这样汉字,我还是支持合并为一个字的。 还有一个我认为不大成功的简化方法是省去字形的一部分,例如“广”字,右下空荡荡的,很难看。 另外,一些过于繁难汉字的简化,我个人也是认为是相对成功的,比如上面所提的竃以及龜等。在电脑上显示就是黑漆漆的一团,谁认得清是什么字啊?

父母心

    上午接到父亲短信,得知母亲查出了高血压,不禁大惊。赶紧打电话回家问候,妈妈说吃了点药後现在血压已经正常了,我不知道妈妈是安慰我还是真的如此。可能妈妈已经从哪里得知我来了南京,问我现在哪里。没有办法,前一阵父母没问我,也就没说。既然问了,只有实话实说了。母亲倒没有太生气,只是叫我无论到哪里都好好干。   自从前几年查出患糖尿病後,父亲就一直很消极,尤其在去年村里好几位壮年男子早逝之后。每次打电话回去,父母都会唠叨着让我找女友成家。在今天的短信里,他还是很消极,并催促着我赶紧成个家。   其实,以我现在的情况(这里不谈心态是否成熟),哪里能提什么成家!我没有女朋友,以前也基本没谈过恋爱。最关键的一点是,我还没有钱。我不是说所有女孩都是物质女,只是我认为,如果一个男人让女人活得很累,连养家都困难的话,还不如不结婚。而我如果现在找女友的话,肯定就是连累了对方。      父亲结婚的很早,当时他才17岁,我妈妈19。父母结婚也是因为我爷爷当时认为自己活不了多久,着急抱孙子。结果,虽然爸爸妈妈结婚很早,但我出生时,爷爷已经去世多年了。      其实,我也不是不想给父母省心,只是我拿什么来省心,拿什么来报答他们?

城市

  图片来源 城市是大地母亲身上的肿瘤,丑陋且恐怖。 人们创造了城市,又生活在城市的牢笼里。 生活在城市的人们,被这个城市挤扁了,塞进双层巴士高层公寓 城市都是要消亡的,今天的高楼明天就是废墟。 我也不会太在意

颐和路·初夏

每天上班都要经过颐和路,看公交车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间驶入一片绿荫,就好像一只小船悠悠地划入芦苇荡,有些烦躁心情于是也好了起来。 下午专门从山西路走到颐和路,回味一种民国的感觉。 颐和路两旁都是至少有几十年树龄的国槐,而不是南京常见的法桐。我突然想到了北京的南池子大街。 可能因为周日的原因,路上车不算多,行人也不多,不时还能看见有人在路边的花园里或休息或闲聊打牌。几十年前,这里想必是戒备森严吧。 遮天蔽日的国槐下,是大门紧闭的深宅大院。这些大院的主人都曾经是民国时期叱咤风云的人物,例如汪精卫,例如阎锡山、陈布雷、顾祝同,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民国公馆区”。 而如今,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大多成了民宅或军队驻地。大院前看不到“文物保护单位”的字样,我甚至能从未关的小门看到里面晾晒着的衣服。我却以为,这正是一种幸运。 路过颐和路34号顾祝同公馆时,我的记忆出现偏差,把这里当作了汪精卫公馆,努力向一窥里面的究竟,但最后我能看到的只是屋檐和参天的大树。其实,走在这样的路上,大脑常常出现错觉,到底这是历史还是现实? 余秋雨曾经写道“别的故都,把历史浓缩到宫殿;而南京,把历史溶解于自然。在南京,不存在纯粹学术性的参观,也不存在可以舍弃历史的游玩。北京是过于铺张的聚集,杭州是过于拥挤的沉淀,南京既不铺张也不拥挤,大大方方地畅开一派山水,让人去读解中国历史的大课题。” 而这,正是我喜欢南京的理由。 南京·颐和路     颐和路3号 汪伪内政部部长陈群公馆   参天大树   旧时王谢堂前

花脸雪糕

不知从哪天开始,消失已久的花脸雪糕又出现在我们身边,1块钱一支。在南京街头,经常会看见男男女女拿着这么一个可爱的花脸。 小的时候,我只吃过冰棍。那是真的冰棍,木头棍上坠着一砣加了色素和糖精的冰块,5分钱一支。那时还没有冰柜,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的货郎们把棉被放在木头箱子里,冰棍放在棉被里。我那个时候很不理解,这么热的夏天还把冰棍放在棉被里,不怕它热着么? 每当卖冰棍的进村时,就有许多小孩子缠着父母要钱,或者从家里偷父亲的空酒瓶拿去换冰棍。有的时候木头箱子里会有雪糕,那也是真的雪糕,白白的,里面也许加的是淀粉。还有的时候会有红豆雪糕卖,就是雪糕头部加了点红豆,这已经算是高档货了,要1毛甚至1毛5一支。至于什么奶油冰激凌根本是闻所未闻。 上初中以后眼界开阔了起来,口袋里钱也多了一些。那个时候家里每周给我2块零钱,我当时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学校里有许多老师都开小卖铺,当然也卖冰棍雪糕。也是那个时候,我见识了许多不同的雪糕,例如花脸,例如冰砖还有紫雪糕。花脸那个时候是5毛钱,紫雪糕好像是8毛,后者是当时的顶级货了。初一时有一阵子,我天天都要吃花脸或其它雪糕,但家里给的零用钱无疑不够,于是赊账。最后好像欠了20多块钱,但又不敢向家里要。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同学向我提议:期末考试让他抄抄,他帮我还钱。最后这家伙只帮我还了10块钱,就不给了。上初二後,店老板也是我的老师追到新教室讨债,搞的我很没面子。后来不得不省吃俭用才把这笔债还清。 高中的时候姐姐在隔壁镇冰棍厂打工,经常会带一些雪糕回家。家里没有冰箱,于是寄放在村里小卖铺,他家有冰柜。那个时候的夏天很热,一天的劳作结束後,妈妈会去小卖铺拿4支雪糕,然后全家一起坐在院子里就那么边聊天,边咂起来。。 而如今,10多年过去了……。

好险

昨天晚上煮了两个鸡蛋,以作为今天早上的早餐。今天起床後又用小火把两个鸡蛋热了一会,吃完就上班去了。因为一些事情, 晚上11点才回来,结果居然发现早上忘记关煤气了!!也不知道这14个小时烧了多少煤气。其实这还是小事儿,要是当时没点火,估计就要上明天的扬子晚报头条了。 以后一定要把煤气的总阀门关上,大家也要从我这里吸取教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