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December, 2006

2007喽,祝各位新年快乐

2007, weblogs, 新年愿望 图片引自中青网 2007了,怎么又tmd是一年?不禁要狠狠地骂道,时间过得太快了。 小时候的日子似乎总过的非常慢,从小学到初中毕业实际上也就8年,而我从上大学到现在也是8年。相比起来,前一个8年可就显得珍贵也慢悠悠多了。 那个时候不知道人间这么多艰辛,整天想着长大。如今真的要长大了,再有几年就三张了,却想永远长不大。 元旦不算新年,但也许几个愿望吧。 1,希望家人朋友亲戚以及所有我认识的、认识我的人身体健康、发大财走大运 2,希望自己薪水能涨,30岁之前能找到可以结婚的对象 3,希望网络顺畅,不要再有地震和封锁 至于世界和平、国泰民安这种小事就不需要我操心了。 Advertisements

北京大雪

这场雪比较大,可惜由于网络实在不畅,昨天没能发上来

油炸糕,板鸡鸡,谁不说是好东西

weblogs,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曹乃谦 “油炸糕,板鸡鸡,谁不说是好东西”。 这是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里光棍们唱得要饭调。油炸糕我不用解释,板鸡鸡就是女人的那啥。 我把这本书看了大半,两个字“感动”。但还谈不上震撼,余华的《活着》震撼了我。 真的很感动,书中的人物有些简直就像我们村子里的一些瘪嘴的老头老嫚。 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是《黑女和她的二尾》和《温善家的》,都是讲人和动物间情谊的。 二尾(读yǐㄧˇ)是一只鸡,起初叫毛团团,但由于它又会下蛋又能打鸣,是二尾子,黑女叫它二尾。 二尾是只好鸡,下蛋的时候勤快,打鸣的时候也很勤快,大半夜就开始叫个不停。 黑女是个好女人,她跟村子里的光棍做那个啥,让他们不至于像羊娃那样为了看天日而自杀。 也许有人说她水性杨花,下贱,可我不觉得。 温善家的有一只猫,叫鼠鼠。这也是只好猫,知道给主人从隔壁会计家偷粽子,可惜叫给摔死了。 温善家的是地主婆,但生下的儿子却是长工的种。 整本书讲的都是1970年代雁北的农村,这个村庄有偷情的通奸的坐牢的乱伦的。 整本书讲的都是真实的故事,唯有真实才能感动人。 我的那个村庄也有偷情的通奸的坐牢的爬灰的,乱伦的我没听说,如果爬灰不算的话。 我喜欢书里的那些要饭调,质朴,乡土。 白天想你拿不动针 黑夜想你吹不灭灯 白天想你盼到黄昏 黑夜想你盼到天明 白天想你墙头上爬 黑夜想你没办法 黑夜里想你抱枕头 咬破口头满嘴是谷皮

什么是Hudna?

中东地区一直是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而巴以局势则是焦点中的焦点。两国之间以及巴勒斯坦内部的恩恩怨怨/打打停停想必大家也都略知一二。 在谈及巴以问题时,会出现一个词Hudna,这个词在一般词典上可能查不到。 一般来说,停火停战的英文我们用ceasefire或truce或者armistice(不常用)。 Hudna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意思为平静安静,引申为“停火”。 现在我们只有在谈及巴以停火时才用这个词 请看http://www.answers.com/topic/hudna "Typically covering 10 years, a hudna is recognized in Islamic jurisprudence as a legitimate and binding contract. A hudna extends beyond the Western concept of a cease-fire and obliges the parties to use the period to seek a permanent, nonviolent resolution to their differences…. "This offer of hudna is […]

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

100_4278 原上传者为 doubleaf. 很明显,曹乃谦在中国不是很有名的作家,至少在目前。这从大陆没有出版他的《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卓越当当等网上书店找不到这本书可以得到侧面验证。而我也只是最近才知道曹乃谦的存在,并努力在淘宝上找到了一本台湾出的《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繁体字版本。 而现在我想,在马悦然称曹乃谦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中国某些人必要秉承崇洋媚外的传统跟风起来。2007年,极有可能成为曹乃谦年。我不知道这是件幸事还是遗憾。 《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和新近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曹乃谦的《最后的村庄》都是关于农村题材的小说集。而农村,却也是在中国改革大潮中最被忽视的一部分。我长在农村,对农村的一切虽然不敢说有完整的认识,但至少有切身感受。 我认识的农民中,有偷情的爬灰的通奸的杀人的抢劫的偷东西的背后话人长短的如秋菊般一年四季忙着打官司的,但更多是质朴的。我对农民怀有深深的感情,因为我身上流着农民的血。《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说的不是当前的中国农村,但我并不认为除了物质生活之外,农村有了根本性的变化,食色依然是永恒的两大主题。 这个社会太过浮躁,虽然有关当代中国文学全都是垃圾的论断有点过激,但我还认为说当代文学基本是垃圾还是正确的。尤其是网络上那些架空历史的意淫小说,完全是在浪费带宽与硬盘。 《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这本书我刚到手,只看了前言。但我相信这应该是本好书。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我有三个生日:身份证上实际农历但被认作公历的生日、农历生日、公历生日。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农村大多用农历,报户口的时候自然也是说的农历,但写到身份证上就被当作公历了。因此,我认为中国身份证应该注明农历和公历两种出生日期。 我不过生日,只在高中时候收到过几张贺卡。 我看不出来有任何过生日的必要,因为那不过是普通的一天。 如果非要找一个合理理由的话,我可以归结为家里穷过不起生日。再加个煽情的理由,那天是母亲的受难日,不该庆祝。 事实上,我已经对包括生日在内的所有节日淡漠了。譬如,我不过中秋、元旦乃至春节以及圣诞情人愚人节。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