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November, 2006

美剧

  就在准备放弃日益离谱拖沓的prison break时,s2e13峰回路转,让我重新开始对越狱产生了希望。不过,要看下一集只能等到明年了。 和越狱、24hours、desperate housewives之类的剧集相比,我更喜欢heroes/4400/lost这样的科幻类电视剧。不过,虽然lost第二季我是勉强看完了,但编的相当离谱拖沓,第三季我就直接不看了,没多大意思。 heroes是部相当不错的新剧,从第一集开始我就在追。不过这部电视剧中有些场面相当血腥,譬如cheerleader被开膛那集。其他方面或许还有些无法自圆其说,科幻类嘛,这也没办法。 和美剧相比,国内电视剧落后的不是一年两年,有人甚至夸张的说差了10万8000年。国产剧的落后不仅在电脑特技、费用编剧等方面的差距,更主要的是大环境。给你今天一个限制,明天一个文件,想拍出好东西都难。 Advertisements

北京下雪了

      郁冬 北京的冬天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候鸟已经飞了很远我们的爱 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 路上停留着寂默的阳光拥挤着的人们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匆匆走过的时候 不能发现你的面容就在路上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飘雪的黑夜 是寂默的人的天堂独自在街上 躲避着节日里欢乐的地方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

生活就像被强奸–to my cousin

我有一个堂弟,高中毕业后就在苏州打工。这3、4年来也换了不少工作,现在苏州顺驰做房产中介。不知道是否与顺驰被收购有关,他们公司最近在裁员,刚招的几个大学生全部走人。我堂弟因为还做成几笔单子的缘故,公司把他留了下来,但如果连续三天无房源,立即走人。 我和堂弟从小一起长大,应该说他的家庭压力比我要大许多。因此实际上,浑浑噩噩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堂弟知道我的博客,写点文字在这里,希望他能看到。 工作的压力,我也有遇到,不仅是从前也包括现在。压力太大以至于有时候睡不着觉。 这个世界,有些事情我们是无法选择的,比如出身,比如长相;有些是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得到的,我们也经常听到这样的传奇故事。但我们生活的是一个标榜着人人平等,但实际上是有些人更加平等的社会,让我们这些出生农村的卑微人群无法选择什么。 有时候故事看多了,总以为自己也是书中的hero。踏入社会之初,谁不曾有过不切实际的理想或曰幻想?但当泡沫破灭,热情用尽,却又开始心灰意冷,一筹莫展甚至走向极端。 有一句话说的好,Life is like being raped, rebel, or enjoy. 生活就像被强奸,与其痛苦挣扎,不如躺下好好享受。 这个世界,不会因谁而发生大的改变。人生原本就如白开水,不要幻想它会成为橘子汁。没有什么是该来也没有什么是该走的。 我喜欢感受风静静吹过,溪水缓缓流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他们不需要什么伟大的理由,他们无需向街上的汽车一样疲于奔命。 C’est la vie

该死的兔子

虽然两只兔子早就死了,可白兔子还阴魂不散。它以前咬坏的网线因为当时还能用,所以就没修,没想到昨天上不了网了。不得以买了一个网钳,自己装水晶头,才算搞定。不过也算自己动手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