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October, 2006

二维码

千万不要说你不知道什么是二维码   Advertisements

幼学纪事

余幼时聪颖,能过目不忘。及稍长,竟不能。于今,徒齿增,越加鲁钝耳。此之所谓江河日下也。   余生于乡野,自幼家贫,然儿时童真趣事也颇多,特记于此。

香山行

總是惦記著小時候學的杨朔写的《香山紅葉》,於是在北京呆了7年之後,我終于在这有点萧瑟的晚秋,平生第一次来到这让许多人神往的地方。 来香山的游客不少,不过比起十一期间的天安门和故宫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顺一段约略有1华里的石板路直至香山北门,路边小贩的叫卖声和浓重的烧烤味道让本应静谧的香山竟绝类五道口,很难让人有秋高气爽的感觉,殊厌之。 从北麓拾级而上,山路崎岖,边行边歇,半晌方至山腰。初始尚无异状,此时竟略感眩晕。看来,长时间不锻炼委实已经使我的身体素质开始退化。 从山腰俯瞰,近处是颐和园,昆明湖并不如杨朔当年所见的“一盆清水”,万寿山尚可辨其轮廓,佛香阁则只在若隐若现之间,居然似乎可见十七孔桥,也许是我的幻觉。再远处则是北京标志之一的中央电视塔,和楼宇鳞栉的城区。整个城市恍若棋格,又像大地母亲身上长出的肿瘤,笼罩在一层灰色的烟霾之中,而这就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每天都要呼吸这里的空气。 今天天气不错,但我们来的还不是时候,山的树叶基本上还没红,层林中偶有一抹红晕遂成游客争相追逐的焦点。在山腰稍息了片刻之后,继续前行,山风颇大,有种要把我单薄身躯吹下山崖的错觉。努力战胜自己的疲惫之后,终于成功登顶。此时阳乌将坠,群山尽染,弯月隐约,虽未见红叶之姿,睹此美景也不虚此行也。 沿南坡下山,路稍易行,然天色已晚,路上两次失足,抵山脚时玉兔已遍洒清寒之光。人群熙攘,一时竟无立足之处。徒步南行约1小时,至五环桥东,与同窗搭黑中巴辗转至西直门,后乘地铁于9时许返家。同行另一同窗则自行打车回去。 此行匆匆,窥一漏万,唯自娱而已。 PS:刚才发现今天农历9月初六,后天便是重阳节也。

我们的时代

我出生于1981年底,勉强可以算作所谓的80后一族了。“80后”这个名词似乎已经成为某些媒体形容自私自利的代名词,马上又要和“小姐”“专家“以及”同志“等一样,成为被糟蹋的名词了。 80后们好像早上8、9点钟的太阳,世界终归是我们的,但现在却还不是我们的。 出生在40年代的人们,很不幸赶上了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战火刚刚停息,正怀着满腔热诚建设祖国的40s们还没来得及享受人们,便遇上了纷至沓来的政治运动。要么被打倒,要么就去陷害别人。如今的40s大多已经退休,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不过,我们国家的航向还是由这批人掌控。 50年代出生的人,童年蒙上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不少人甚至连童年都没走完,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后他们便在狂热中便戴上红袖章,在全国疯狂破坏祖宗留下的遗产。在上山下乡多年几乎忘记了汉字怎么写后,许多人重新拾起了课本,挤上高考这条独木桥。改革大潮涌来后,也是这批人被迫率先下岗。50年代人是80后的父辈,对他们不该指责太多。 60年代出生的人据称是”80年代的新一辈“,也是今天社会的支柱。在利用或合法或非法途径发家后,部分60s伙同部分50s,把全国房价炒的如天高,把大学生的身价压的还不如民工低,然后他们又开始包养80后的mm。 70年代出生的人在经历了政治动荡后,又不幸赶上了大学全面收费。毕业工作后,又不幸赶上了福利分房制度的取消,幸福地做起了房奴,把大把大把的钱送到60后的腰包中。 80s从小就在批判中长大。他们小时候被称为”小皇帝“,据说是每家只有一个孩子的缘故,但仅限于大中城市。农村以及小城市每家大多都有2个及以上孩子。80年代出生的孩子们赶上大学扩招这股东风后,发现大学文凭居然连白纸都不如。然后,他们又被媒体描述为自私的一代。可是,面对一个并不由我们作主的这样的社会,我们该做些什么?  

曲别针换别墅

看到国外有人用曲别针换来了别墅,国人也就开始东施效颦。 我总以为,第一个想出这个主意的算个人才,第二个就是纯粹的SB了

兔子死了

这两只兔子,大约是5月份GK提回来的。其中这只白兔子还咬坏了我的网线、有线电视线、鼠标、耳机以及音箱的线。经过5个月的“喂养”,这两只兔子先后仙游了,其中白兔子在十一后先走一步,灰兔子昨天也死了。    

我的墳墓

我端坐在我的坟墓上 这座坟墓已经快平了 没有墓碑 只微微在地上突起 有如发育尚未完全的少女的胸脯 这里长满了荒草,还有红色的枸杞子 偶尔有孩童来嬉闹 还会在我的坟头撒尿 有时候 我躺在黑暗的幽冥中 任由虫蚁细菌吞噬着我的尸骨 我感觉不到痛楚 因为我早已经死了 我曾经想给自己立一座碑 上面刻着“过客之墓”或者什么也没有 可是我做不到 因为在这个秋风萧瑟的季节 我早已如不可语冰的夏虫一样 悄然消逝 我给自己挖好了一个墓穴 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 我会住进去 假如有一天陽光照耀到我的尸骨 我就会醒来 可是,当我挖开自己的坟墓,让阳光普照时 我依然没有蘇醒过来

IE7正式发布

大家可以到微软网站上下载,不过呢,由于安装IE需要正版验证,估计大多数人都会出现安装失败的问题 不过,大家不要担心,人民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这里公布几个valid WINDOWS SN(at least for me)   MRX3F-47B9T-2487J-KWKMF-RPWBY(工行版)QC986-27D34-6M3TY-JJXP9-TBGMD(台湾交大学生版)CM3HY-26VYW-6JRYC-X66GX-JVY2DDP7CM-PD6MC-6BKXT-M8JJ6-RPXGJF4297-RCWJP-P482C-YY23Y-XH8W3HH7VV-6P3G9-82TWK-QKJJ3-MXR96 下载这个http://www.newsmth.net/att.php?p.99.967100.338.exe(不保证随时有效或自己搜索keyfinder)东东,方便修改你的序列号(请自己查验是否有毒),反正我已经用过了,没问题   实在不行的话,请求助google

昨夜我梦见自己

你   为什么不露出笑容   而我   又为什么那么愚蠢

天气已冷

北京天气已冷,加件衣裳  

最近看的美剧

LOST S1 DESPERATE HOUSEWIVES S3 PRISON BREAK S2 Heroes S1 Jericho S1 Kyle XYS1   将要看的   Lost S2 S3 4400S1-S3  Supernatural S1  Ghost Whisperer Rome    

招聘牧师

中午、出门,见楼下一洗浴中心告示曰:招聘服务员、收银员、牧师。愕然。定睛观之,乃技师耳。

恐怖的十一

  October 1st, 2006 by doubleaf 十一,似乎全中国的人都到了北京。早上的升旗没去,据说有22万人观看。而当我们10点多从地铁天安门东站出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虽然我已经在北京呆了7年,大场面也不是没见过,但这次真的让我大汗淋漓。。。。后来仔细想想,大概是我以前十一都躲在家里,从来不出去的缘故。 前几张是天安门东地下通道以及天安门千的情景,当时真的可以用摩肩接踵、挥汗成雨来形容。 最后一张是故宫入口处的情景。 我愈来愈怀疑黄金周的价值,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还有什么旅游的乐趣可言! 注:因为今天忘记带SD卡,结果相机只能用内存,因此只有第一张是相机照的,其他都是手机拍的,效果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