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May, 2006

飘落在风中的一片树叶

晚上在办公室共享文件夹中看见一个“网上祭奠”的.txt文档,出于好奇打开了其中的url。出现在我眼前的是netor网上纪念馆,右上方赫然是以前一个同事的名字。连忙叫过身边的另外一位同事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原来她在5月26号不幸坠楼身亡。 其实,这位同事由于孩子身体不好,已经1年多没来上过班了。在我印象中,她是一位很优雅的女性,无论说话还是动作。想起大前天还听同事提起她,想必当时说的就是她过世的事情,只是当时我不知道罢了。 她走后,年幼的孩子怎么办,丈夫怎么办,还有她父母等等都该怎么办?我无法再想象下去。 人的生命太过短暂,谁都无法把握。也许我们都是一棵树上的树叶,随着季节变化,终将从枝头飘落,我们只是落的晚些罢了。

体重又降了

  单位组织的体检,在西便门某内部门诊。体重居然降到了54.2KG,记得我去年还是57的。眼瞅着肚子是慢慢起来了,怎么体重反而下降了,奇怪。 还有居然查出了咽炎,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有鼻炎的。看来以后得少吃辣椒了,烟酒更是不能碰。 其他诸如骨骼密度、肝、肺什么的也都正常,只是医生说缺乏锻炼。 健康是福,什么都没身体重要,看到这篇帖子的人寿比南山,没看到的当然也长命百岁。

梦中的诗歌

我曾在梦中写过许多诗歌,绝句、律诗、新体诗、英文诗。说许多,其实也就10多首,有些写的还自我感觉很好。   可惜,大多数在醒后就都忘记了。不过,在梦中我可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啊。有些诗歌在刚醒的时候还能记得其中8、9成,但等天亮就什么也记不得了。不知,这算不算我的心血。

两个人

他住在这个城市的东头,她住在西头,他们每天都很忙碌的上班,谁也不认识谁。 有时候,他们会在地铁或公交上相遇,只是一眼瞥过,依然还是谁都不认识谁。50年后,他们都老了,还是互不相识。 直到有一天,他们都住进了同一家医院,在同一天死去,他们的灵魂依然还是谁都不认识谁。他们是另外两个人。他们从小就认识,小学中学大学都在一起上。 顺理成章的,他们毕业后没几年就结婚了。他们的工作单位也在一起,有房、有车,所有人都很羡慕他们。人到中年,他开始对他的她有些厌烦了。于是,他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年轻的女大学生,和她年轻时非常像的一个女生。她知道了这件事,但却没有撕破脸皮,她只努力维护这个家庭,保护他们的孩子不受伤害。某一天,他决定向她挑明。但在他开车回家的途中,他和另外一辆车相撞了,两辆车都发生了爆炸。在他死去的一刹那,他发现车上坐的是她。 他坐过牢,她也坐过牢。他强奸,她吸毒加卖淫。他们在同一天走出两个不同的监狱后来,他们结婚了,不过没生孩子

见证:黄万里的三封给中央的信 

黄万里的三封给中央的信    第一封信       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总书记,诸位委员:            敬祝十四大胜利成功,预祝诸位胜利领导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在此,作为一个无党派科技工作者,愿竭诚地,负责地,郑重地向诸位提出下列有关水利方面的意见,请予批复。           一. 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甚么早修晚修的问题,国家财政的问题;不单是生态的问题,防洪效果的问题,或能源开发程序的问题,国防的问题;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的问题中存在的客观条件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成,终将被迫炸掉。公布的论证报告中存在的问题很多,还待从根本上重新审查。建议先用书面和集会方式对专题公开讨论,得出可靠的结论,使大家明白;并即停止筹备各种工作,请先向人大备案。           附送《长江三峡高坝永不可修的原由简释》,内容如次:            1. 长江上游影响河床演变作为关键的造床质是砾乱卵石,不是泥沙。修坝后原来年年逐出夔门的砾卵石将一粒也排不出去,可能十年内就堵塞重庆港,并向上游逐年延伸,汛期淹没江津河川一带。           2. 中国水资源最为丰富,在全球为第一,不是某些人说的第六。中国所缺的是有水处的耕田。水库完成后淹地五十万亩,将来更多,用来换取电力,实不可取。详见《论降水川流与水资源的关系》           3. 三峡电站经济可行性考虑到卵石沉积是不成立的,它比山区大中型电站要贵两三倍。报告中的经济核算是错误的。十八年内只有支付,没有产出,也无以解决当前缺电的问题。           4. 三峡水库对于长江中游防洪虽有帮助,但作用不大,而其代价是使守堤防洪时期加长,和利用的电能减少,实不可取。长江中游防洪当今迫在眉睫,除应加强堤防外,必须在堤身内建穴分流,长年送沙流向两岸,以淤高其洼地,并疏浚江槽。            二. 长江中下游迫切需要汛期防洪,建议治理策略如下:            1. 中游除堤防外要加强疏浚,床沙排向两岸洼地,任其淤高,不禁止围湖造地。各大支流筑坝拦洪蓄水,亦以防旱。 (            2. 在扬州开一分流道,近路出海,加陡坡降一倍,以刷深中游江槽。同时在下游束水攻沙,增补田亩。分流道逐渐加大,江北清水增多,南通七县变成江南。                 3. 下游加多分流量,太湖区域全面疏浚,挖泥肥田;洪水宜导出吴淞江及浏河,勿入太浦河,免淹上海市区。           三. 黄河乃是全世界最好的利河,今人把它看成害河,实为我水利学者的耻辱。它水少沙多,历史上南北漫流形成25万平方公里的黄淮海平原,全球最大的三角洲。我祖先修了两堤,逐步加高成为悬河。今人恐惧洪水,不敢修闸分流,不知它正是一条自流淤灌的总干渠,足以解决华北平原缺水缺肥,恢复南北大运河。低设分流闸槛,可以刷深河槽,大增过洪能力,于是河治。大堤不再需加高,改成高速公路。黄淮海平原得以整体开发,可增加支持半亿人口,详见《论黄淮海河的治理与淮北平原的整体开发》,其主要措施如下:           1. […]

1966-1976-2006

也许,30年时间太短了,不足以改变什么。我们的政治还基本停留在30年前。太多的禁忌,太多的压抑。太多的事情被从历史书上抹去,彷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一样。   我希望我的儿女们,不要再遭受我们这一代的罪与罚。注定,这个时代是上天惩罚中国的结果。中国人过去也没做错什么啊,为什么?   希望,50年后再看现在的文字,我可以欣慰一点。  

尼泊尔人民必胜

尼泊尔/共/产/党毛派必胜,人民的力量必胜。   可以预见的是,尼泊尔革命成功后,与中国关系将一落千丈。因为中国支持尼泊尔现政府,出售武器给国王镇压毛派。断交倒不至于,因为尼泊尔地理太靠近中国了。   中国外交失误太多了,至少印度和美国都不卖武器给尼泊尔政府。。。叹息   想起当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前夕,华国锋居然访问伊朗,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