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April, 2006

再次忍不住要骂小叮当

好好演你的喜剧这个很有前途的事业吧,演什么小杨过。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   太欠揍了!

三年

从写真正意义的第一篇blog算起,足足三年有余。而从本质意义上的blog,也就是文字算起,至少20多年。blog就是文字,就是心情感悟,就是你对事物的见解……。把blog贴上其他所谓的任何标签,都是在扯淡在炒作。

中国什么时候会出现第一位女总理?

日前,韩国产生了历史上首位女总理韩明淑,这件事情的意义非常大,不仅对韩国,也对日本和中国。为什么?作为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中韩日,能出现一位女总理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当然,如果不算中国或日本女皇的话。   在此,大胆猜测一下,中国将在25年后、也就是2030年左右出现首位女总理。届时,1970年代出生的女士年龄在60岁左右,正是韩明淑目前的年龄。作为1970年代出生的女士,其独立自主精神较其前辈有质的飞跃。因此我预言中国首位女总理将在1970S中产生。

漫天黄沙

天气一如既往的差,黄沙夹着柳絮漫天飞舞,能见度非常低。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催的感觉,让这个世界燃烧起来吧!   我已经可以想见,N百年后,北京乃至整个北方成了沙漠中永远的废墟,只有例如中央电视塔之类遗留下来,让后人凭吊曾经的国际大都市。就如今日的楼兰古国一样。     如果环境得不到改善,这一天不会太远。真的!        

广电总局规范国际新闻素材的背后

   本文禁止转载或收藏为书签。   4月12日: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重申电视国际新闻管理规定的通知》 其中第三条规定:各级电视台播出的国际新闻必须统一使用由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提供的电视国际新闻。      今天居然看到外国记者就此提问,笑翻了天。       其实很简单,重申这个规定的背后就是经济利益而已。由于地方台擅自使用外电素材,导致某台利益受损,于是其负责人向广电总局告了一状。    当然,当初颁布规定还有另外一个考虑,就是国外新闻素材可不管你中国的禁忌,什么FLG. DALAI LAMA通通发给你,万一要是地方台编辑不过关,播出来了可怎么办?    

我们这个时代

注定,我们这个时代是要被后世唾弃的。到处都是谎言,没有一句真话。   别不信,历史终将证明一切。

为什么我说施琅是汉奸

CCTV的《施琅大将军》把这位施大将军拔高到民族英雄的高度,我对此绝对不能认同,原因如下: 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只能以他所在的历史背景为依据,而不能以当前的政治需要,采取历史实用主义观点,否则将贻害千古。 首先要确认到底满清和汉明的战争是什么性质,内战还是入侵。如果说因为今天满族是中华民族一员,就简单得出满清入关是统治者内部争权夺利,就错了。 在当时,大清和大明是两个对立的王朝,清朝入关是一种侵略行为。而且后来清朝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大肆屠杀汉族人,并且有清一代实行民族隔离政策,就是明证。如果说,满清入关的目的是为了统一中国,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日本侵略中国也是为了统一东亚呢?当然,如今的满族是中华民族一员,在这点上我们要分清楚。 与满族类似,蒙古人在最初也是入侵中国的外来者,但最后被中华文化同化,其中一部分成了中国人。元朝实际上只是蒙古人的殖民统治,与其在俄罗斯建立的金帐汗国等没有丝毫区别。为什么俄罗斯人不说成吉思汗是他们的民族英雄呢?如果仅仅元清成功统治中国,就说这是内战,那是否可以说,如果日本当初占领了中国,那抗日战争也是内战了呢? 其次,在当时,台湾作为明朝最后的孑遗,实际上代表了正统中华文化。而且郑成功及其后辈均尊明朝皇帝为正朔也证明了这点。这与今天的台海局势完全不同。康熙命施琅进攻台湾目的是为了消灭汉人最后的据点,而非所谓的民族大义、实现祖国统一。如果台湾没有被清朝灭亡,说不定会成为汉族复兴的基地,有朝一日反攻清朝也不一定。因此,拿当年的台湾与今日的台湾简单类比,并为施琅歌功颂德,只会造成历史价值观混乱。 设想,如果反复无常、两次投降满清的施琅是民族英雄,那么史可法、袁崇焕,从荷兰殖民者手中夺回台湾的郑成功算什么?难道是抗拒中华民族统一的历史罪人? 对清朝来说,进攻台湾与入关以及后来的进攻南明完全是一回事。作为施琅,他的历史地位与吴三桂等同。 仅仅因为目前存在台湾问题,为当前的政治服务,CCTV不惜抹煞历史,把施琅列为民族英雄,实在得不偿失。况且,即使是清朝,也是在明史中把施琅列入“贰臣”的。 转载: 资料:如何对待历史上的爱国主义2006-03-29 18:03:34 来源: 光明日报(北京)  罗耀九 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 不久前,历史剧《康熙王朝》的放映引发了郑成功后裔的非议。我想,这不单是一个历史事实的是非问题,同时还是一个如何对待历史上的爱国主义的学术问题。    爱国主义是一个历史范畴。在我国悠久的古代历史中,曾经产生过许多杰出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有弦高、申包胥、勾践、屈原、辛弃疾、岳飞、文天祥、陆秀夫、史可法、阎应元、王夫之、郑成功等等。到了近代,在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产生的爱国主义者如林则徐、关天培、陈化成、洪秀全、洪仁、邓世昌等等更是史不绝书,为数众多。人们对于近现代史上反对外国殖民主义侵略的爱国主义容易理解,没有不同的看法,而对于古代的爱国主义却有一种糊涂的观念,甚至带有虚无主义倾向,这就是试图否定古代史上的民族英雄与爱国主义者,更有甚者还试图肯定历史上的卖国贼出卖主权与领土、分裂祖国的罪恶行为,把民族叛徒说成是促进民族大融合的英雄。这种论点的产生主要是由于缺乏历史主义的观念。 学过中国古代史的人都知道,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所爱的国是楚国,楚国的疆域在今天的长江中游及其附近;越王勾践所爱的国是越国,其疆域位于今之浙江一带。如果我们没有历史上的国家观念,那么,古代的吴、越、秦、楚在今天都是一家人,无论是侵略被侵略,都可一笔勾销,反侵略的光辉历史和民族精神也不值一提了!但事实上,每当中华民族遭逢深重国难的时候,屈原投江而死、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总是在鼓舞着人们满怀信心去克服困难,战胜敌人。毫无疑问,它已成为全民族的宝贵的爱国主义思想遗产。 千余年来,到过杭州西湖的人,莫不对岳飞塑像肃然起敬,对秦桧夫妇鄙夷唾骂,是非观念深入人心。可是,如果非历史主义地对待岳飞与秦桧,疑义就产生了。今天,我们早已不是大宋的臣民,神州大地找不到宋、金的分界线,女真族与汉族同属于中华民族,已然都是一家人了。能否因为岳飞所爱的国家已不存在,岳飞就不能被称为爱国主义者?秦桧也不是卖国贼?这样明显错误的非历史主义论点,绝少有人公开宣扬,可是类似的论点却偶有所闻。例如:明末的叛将施琅,借荷兰水军攻击郑成功,曾受到郑成功最严厉的惩罚,可是却有人把他颠倒为可与郑成功比美的英雄。固然,爱国与卖国并非以对一家一姓忠诚与否为标准,但是,正直的人们从来不赞赏在国家被侵略、民族受凌辱之时的变节投降行为。满清消灭明朝的战争并非是一场单纯的改朝换代的国内战争,它带给被征服民族的灾难与痛苦也长期未能消除,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成了各民族人民的大监狱,所以各民族人民的反抗斗争也长期存在,直到二百余年后的辛亥革命仍然把反清作为鲜明的主题之一。在长期斗争中,民族与国家的立场是很鲜明的,我们不应该以今天的国家观念加给明末清初的人民,那个时代的国家、民族观念鼓舞着史可法、阎应元等不畏强敌,困守孤城,阻挡清军铁蹄南下。他们那种不计个人利害安危、为国殉职的崇高形象,永远为中华民族子孙所敬仰。即使在当时,也博得满族正义人士的钦佩。其他如大思想家、大学者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也曾奋力抗清,失败后隐居不出,终身不应清廷的征召;还有势单力孤的黄道周等也誓死抗清,留得正气在人间,与洪承畴降敌求荣、为虎作伥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些爱国志士大义凛然的崇高气节博得后世人民的长期敬仰。 那么,我们实事求是地对待历史上的爱国主义者,会不会影响今天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内的兄弟民族关系呢?不会的!因为正确判断任何问题的是与非都应该“具体地分析具体的情况”,“一切都依条件、地点和时间为转移”,这是最基本的思想方法,是不可违背的原则。历史上的爱国思想与民族感情有它产生的特定背景,决不容许我们用现在的思想与感情去取代它。例如,今天肯定没有人把吴国同越国、秦国同楚国的对立当作现实问题来谈论,而我们要继承的是勾践那种为复兴祖国而卧薪尝胆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屈原忧国忧民、为崇高理想而献身的精神,而绝非为了发思古之幽情,去替古人分忧。 文天祥、史可法的孤忠耿耿、誓死不降、公而忘私、临危不惧等优秀品质是爱国主义的思想结晶。反之,那些在民族战争中贪生怕死,或逃或降,甚至认贼作父、甘当儿皇帝的人都是中华民族的败类。尽管时过境迁,历史的洪流早已将当年的“国家”观念冲刷净尽了,当年活动在今天中国大地上的各个民族,早已融合为伟大的中华民族,兄弟民族之间的友好情谊早已取代了历史上的互相争战,但是,历史上的民族叛徒却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今人对待历史,只能采取历史主义的态度,而无权去改变历史的事实,即使是利用文艺形式去纂改历史、蒙蔽群众也是不能允许的。 当然,有的论者为历史上的民族败类翻案,主观上也有为当前的政治服务的意图。例如歌颂郑成功的叛将施琅,便含有这样的用意,他们的意图也许无可非议,然而却达不到目的。因为简单的历史类比方法不是科学的史学方法,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清康熙帝利用施琅征伐汉族郑氏政权是民族战争的继续,现在台湾回归祖国是人民解放事业的继续;前者仍然是明清两个帝国的对抗,后者是反对分裂祖国的斗争,纯粹是国内的政治问题。二者仅仅是形式类似,性质截然不同,绝对不能相提并论。诚如马克思所说:“如果事物的表现形式和事物的本质会直接合而为一,一切科学就都成为多余的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923页)。把本质不同的历史事件牵强附会地硬扯在一起作类比,实际上是否定了历史是一门科学。这种做法不仅不能正确地阐明历史,而且会造成不良后果——颠倒是非,使忠奸不分、爱憎不明。假如将来一旦爆发卫国战争,我们的子孙应该向哪一类历史人物学习?是以文天祥、史可法为榜样,坚贞不屈,为国殉身,还是学习洪承畴、施琅叛国投敌,或者学汪精卫替日本侵略者促成“大东亚共荣圈”?这可是一个大是大非的严肃问题,含糊不得,也马虎不得,我们只能以历史主义的态度而绝不能以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待历史问题。 历史科学是进行爱国主义思想教育的重要工具。不少征服者懂得,要真正征服一个国家的人民,必须消灭或篡改这个国家的历史;而被征服者不甘心做亡国奴,也总是力图保存自己国家的真实历史,使爱祖国的观念永远留存于人心。如果使古人现代化,抽掉历史上的国家观念,请问,历史上的爱国主义思想从何产生?不要以为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强大了,就可以淡忘历史上受侮辱、受迫害的痛苦历程。即使是用文艺形式篡改历史取悦观众,也必然在不知不觉中使捏造的历史深入人心,使后代子孙不知道先烈们为保国保种保护民族文化所付出的巨大牺牲,造成难以估量的不良后果。我们要牢牢记住“居安思危”这句名言,要以史为鉴,以真实的历史为鉴,不能让伪造的历史混淆视听。 历史的巨轮无情地驶过一个个帝国的废墟,旧的国家消灭了,新的国家形成了。社会存在决定了社会意识的发展,现代的国家观念是现代产生的,古代人的国家观念是他们那个时代形成的。因此,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历史主义地对待历史,才能够使丰富的爱国主义思想遗产不受损害,继续发挥它激励人民精诚团结、为祖国的繁荣而献身的教育作用。文艺工作者固然不是科学工作者,但如果要以历史为题材创作文艺作品,也必须懂得这个基本道理。(此文原载2002年12月8日)

POYA BES-10蓝牙立体声耳机复位方法

●      上周末在中关村买了一个POYA BES-10蓝牙立体声耳机,¥480。某天在michael zhang的怂恿下,在手机里把蓝牙耳机给删了,后来再也找不到了。说明书上说,在关机状态下按音量键,看到红蓝光,再按音量键,听到两声bibi声再充电即可复位。但事实上,我只看到红蓝光交替闪烁,但此后怎么弄也听不到bibi声。此方法不可行。        经咨询客服后,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即按住开关键(右耳耳机上的小键)8秒以上,看见红蓝光闪烁时(会持续一段时间),再在手机上搜索设备,即可重新搜到耳机,输入8888即可重新配对。     此方法适用于POYA BES-10蓝牙立体声耳机,置于bes-100等其他型号不知是否适用。

灰色自杀

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中有的人可能注意到,这小半年来我没有写一篇有价值的文章,也没有兑现向朋友们的承诺。其实,我一直生活在灰色之中,不仅这小半年,而是始终。至多这半年来,灰色加重了一点。 我脑海里一直有自杀的念头,千万不要认为我做人灰暗,其实不然,我是个很活跃开朗的人。也不要认为我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没钱,我事实上根本不以钱财为意。对我来说,尽管我工资不高,但只要有饭吃,有地方住,有衣服穿就很满足了。我不想买房子、不想挤入所谓上流社会,更不想攀龙附凤。 我为什么会有自杀的念头(注意,有这个念头与自杀倾向---至少在我看来是两码事),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觉得这副臭皮囊在世上多活一天与少活一天没什么区别。人总有一天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Dust thou art, and unto dust shalt thou return。 尽管当我站在露天阳台时,有一种纵身跃下的想法;尽管在地铁站看列车隆隆驶来时,我有一种跳下铁轨的冲动。但始终,这些只是想法,不会付诸行动。因为,毕竟我无法抛却臭皮囊,我还得实实在在的生活在这个现实世界里。 死亡不可怕,只是每个人都要去的地方,但活着才是最可怕的。因此不要谴责自杀的人有勇气死却没勇气活了吧。 看了我这篇日志的人不要惊慌,我只是有这么一种情愫,不会真正寻死。对我来说,我的勇气足以面对现实生活,而用不着以死亡来逃避。

06版神雕侠驴

最大失败就是小叮当演的小杨过,什么玩意儿!看了就想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