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May, 2005

网站垃圾与垃圾网站

  1997到1999的时候,我还是个只见过黑黑DOS界面的电脑盲,只能在一份省内很流行的报纸--《扬子晚报》上看到它的IT版,写着我不明白的搜狐和新浪又干嘛了。然后当著名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出现时,我对它并不太感冒,因为我实在不了解里面写的一切。当时,我不知道互联网有多么精彩,更不知道互联网有多少的垃圾。 网站垃圾与垃圾网站是不同的,相信绝大部分网民都能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但每个人对这两个概念却都有着不同的见解或者说偏见。以下是我对网站垃圾的看法,有不同意见的请随意扔西红柿… 在我看来,网站的垃圾就好像是一间大屋子,藏纳的各种污垢,以及爬来爬去的老鼠蟑螂等等等等。正如谁家房子都有蟑螂臭虫等一样,也没哪家网站是没垃圾的。 非要我举例子的话,请使用无任何toolbar或XX助手的IE浏览器,打开任何一家门户网站,先接受飘过来飘过去的广告洗礼,然后就请去娱乐版看看吧。哦,您对娱乐不感兴趣?没关系,到社会版看看新闻也是一样。或者您就到这里来看看,美女们是怎么脱给你看的,绝对香艳刺激,保证您血脉贲胀。或者您也可以到这里,学着用短信勾搭一两个mm”同城约会“,不过这个月手机费暴涨可别来找我啊!只看IT新闻的也不妨去以下网站候着,总有让你惊喜的时候。其他的呢,论坛之类的我就不说了,毕竟人家“文责自负”,说多了也不好。 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敢否认自己没上过黄色网站。不过,正如我不希望吃饭时看见大便一样,我也不希望在我领会国家领导人会议精神的时候,看见旁边露臀的mm搔手弄姿态。如果我尿急的话,我会自己去找厕所的,不需要谁在我边上放一个尿壶。 还记得张朝阳先生曾大谈互联网的责任和良心,现在张CEO您在干嘛? 再来说说垃圾网站。垃圾网站则有所不同,每个人的见解也更加有分歧。有人可能觉得黄色反动网站是垃圾,但有需求的人则觉得是宝贝,我也不把这两类列为垃圾网站。不过,带恶意代码的除外。 我的看法是,垃圾网站就是那些堆砌一堆关键词和许多链接,搞什么SEO吸引搜索引擎,然后又绑架网民电脑,强奸网民眼球的所谓网站。 当你想听歌或找什么资料时,却偏偏搜出一堆无关且跳出许多弹出窗口的“网站”时,你是不是也会被气的血脉贲胀呢?如果还没什么具体概念的话,就随便找个热门词汇到google上搜一下吧,不过今年google打击的厉害,失望了别怪我。但您总会遇见的,再不济,到donews.net看看吧,排名靠前的就有几个。 当然,有的网站不搞seo,也不堆砌关键词,照样强奸你,具体是谁自己想吧。 说到黄色网站,想起大学时候,隔壁同学在拨号上网。只见那哥们小心翼翼的在ie中输入背诵已久的一个网站,然后又战战兢兢的点了一个光腚的ppmm之后,电脑屏幕在此刻刷的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掠过。我立马夺过鼠标,果然在C盘下找到一个不知所以的软件,然后拨号连接的号码也已经变成了国际长途。还好,我们是201电话,没损失什么。 看见网站的垃圾,就好像吃饭时吃到沙子,总不能因为有沙子就把饭扔了吧。不过,希望下次淘米时,能洗干净点,不要把长辈的牙咯掉,否则就有的你受的了。看见垃圾的网站呢,总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垃圾网站多了,各位不要担心,自然会被google们抛弃;网站的垃圾要是多了呢,抛弃它的恐怕就是网民们了吧。   Advertisements

google和baidu的两个怪现象

google和baidu的两个怪现象 其实大概10多天前就发现google和baidu的两个怪现象,但一直以为没必要拿出来说,但今天想想还是有一定必要的。我喜欢时不时在google上搜自己,看以前走过的脚印和有没有人骂我:(。前些天居然发现出现了我一些与我无关的页面,如下图。 我怎么也想不起我与这条“博客类型及关键词_搜狐IT”有什么关系。后来才想起,原来我曾在365key收藏过这条新闻!其实前几天还可以搜到更多的我曾在365key收藏过的网摘,但现在似乎都没了。 我不大了解,为何我收藏过的网摘能与我的名字相匹配,难道就因为我收藏过?如果搜索结果出现的是我在365key收藏的条目,如http://www.365key.com/item/525623之类,我倒不奇怪,奇怪的是直接出现了网摘的源地址。 也许365key的管理人员能作出更好的解释吧。 第二个是关于baidu新闻的。在baidu新闻搜索blog或博客时,出现最多的不是博客中国或donews的稿件,而是和讯博客的,这让我觉得很诧异。 有时我想查阅与blog等有关的新闻时,却尽出现一些无关的垃圾信息,很是让人烦恼。 与donews.com和博客中国等不同,和讯博客纯粹是一个BSP,不像博客中国,除了博客社区以外,还有一些东抄西袭的所谓新闻。和讯的都是一些blogger自己写的东西,如何能作为“新闻”搜索?当然,如果说Blogger已经作为独立的团体,有一定的影响,可以作为新闻来源之一,那为什么donews blog不作为新闻来源之一?至少donews有Keso这个大红人在顶着呢,质量比和讯博客的“亚洲小姐吕晶晶精彩泳衣写真(图) ”之类的要好很多吧?于是我怀疑是不是baidu和和讯达成什么协议了。。。 我记得以前Baidu新闻标有新闻来源的,我想找一下,却居然找不到了。 以下是截图,不要看第一条标着“东北网”,其实还是和讯博客。 Tags: google, baidu, 搜索引擎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请遵守协议:署名·禁止派生

烟雨迷茫

  下雨了,似乎是下午时分落的雨。白天的时候,我从阳台上看去,外面一片凄迷。看雨滴从空中飘下,连对面的树叶都显得分外娇翠。 我喜欢这样的雨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静静的听窗外的雨声。 和雨有关的诗句我倒读过不少,不过最能想起的是“雨打芭蕉花易落”。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一句诗,“雨打芭蕉”是有这么说的,“花易落”却来自于唐婉的《钗头凤》,全文是这样的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妝歡。瞞!瞞!瞞! 不过为什么我却将“雨打芭蕉花易落”连成一句呢,不知道。 又想起皇甫松的那首《忆江南》: 蘭燼落,屏上暗紅蕉。 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 我喜欢这首词,尤其那句:夜船吹笛雨瀟瀟,人語驛邊橋。 曾经遐想,某日携心爱的人泛舟江中,看江水如蓝,观远山如黛。佳人在侧,浪漫如斯。如若此时有三两好友在旁,便可畅谈古今,把酒言欢,挥斥方酋,不亦快哉! 不过,这些都是我脑中的想法而已。迄今,我还孑然一人,无人为伴。 我以前并不喜欢下雨,因为家乡的雨水实在太多。曾经有一年,梅雨季节的时候,今天下了,明天停,后天接着下,如此居然连续下了近2个月的雨。 北京是极少雨水的,去年夏天却下了不少雨,结果闹的不少汽车熄火,甚而连立交桥都被漫了。而我住处附近更是洪水滔天,无法立脚,可叹。

Podcast / Podcaster / Podcasting 究竟该如何翻译?

Podcast / Podcaster / Podcasting 究竟该如何翻译? andy同学目前正致力于ipodder的汉化工作,今天给他提了点不成文的建议。不过,在podcast落地生根之前,第一个要解决的莫过于译名问题了。hopesome也多次提到这个问题。首先给尚不知道何谓podcast的网友扫一下盲。 以下来自Wikipedia Podcasting is a way of publishing sound files to the Internet, allowing users to subscribe to a feed and receive new audio files automatically. Podcasting is distinct from other types of audio content delivery because it uses the RSS protocol. This technique has enabled many producers to […]

差劲的“看天下”在线阅读器

差劲的“看天下”在线阅读器 我最早用的RSS客户端软件不是FeedDemon,也不是GreatNews,而是看天下。没什么别的原因,全中文界面,容易上手。后来因为功能的原因,改用了FeedDemon。然后就看着“看天下”网站的被关闭,随后的重新开张以及与Newsgator. 网站上还说,将于4月底退出在线阅读器。于是眼睁睁看着时间进行到了4月30号、31号,哦不,4月没31号。还是没看见动静。然后今天终于出来了,本着支持国货的原则,去试了一下。不试不知道,一试真可笑。其实跳票没关系,关键是本着对用户负责的原则。这个不伦不类,功能奇差无比的“在线阅读器”为何不再研发几个月再推出?最弱智的居然是不能自己添加RSS,只能选择看天下以前收录的(当然也是网友提交的)。我憋了半天劲,找到我以前的。结果发现是网站改版以前的RSS,当时还是采用L-blog为后台。出乎我意料的是,居然还能找到我以前的文章。看来,是看天下以前就收录了的。 说实话,我再也没见过比这更差劲的了。

加了6571.net为友情连接的blog

估计都是二外的学生了 http://spaces.msn.com/members/ellylee/ http://spaces.msn.com/members/ihopepeace/ http://spaces.msn.com/members/ici05/ http://spaces.msn.com/members/cleanclear167167/ http://spaces.msn.com/members/rachel0915 http://spaces.msn.com/members/evahyw/ http://spaces.msn.com/members/yjy8751/ http://spaces.msn.com/members/snoopylion/ http://spaces.msn.com/members/lixiang1117 http://spaces.msn.com/members/victoriacheung http://spaces.msn.com/members/rkqy http://spaces.msn.com/members/leokent What’s happening on the Web right now Technorati  

对今天升级wp 1.5.1失败的一个总结

升级wp1.51失败! 特别郁闷,暂且用此主题代替吧。明天下班睡觉后,等下午起床再说,现在得工作update:终于成功了,闹的我把以前的文件删了一次又装,最后找到症结:原来是现在这个theme里的一个文件搞的鬼。费了这么半天事情。http://wordpress.org/development/2005/05/one-five-one/ 这是今天升级wp1.5.1的一个entry,我发现我总喜欢干费事。明明有update 的readme,但没有仔细看。搞的一遍一遍的传ftp,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最后才发现原来是theme的缘故,大概是google adsense的代码和新wp有冲突,因为我发现把它删了就work了。以后做事前得仔细思考一下,不能屁股决定大脑。 现在国内wp用的人似乎不是很多,MT的确很好,生成.html结尾的静态页面,search engine friendly, 而drupal也不错,不过用的人似乎比wp还少。也没有见到像blogsome, weblogs.us之类免费BSP提供drupal服务。 另外一个正在兴起的blog系统是Terac Miracle,国人制造的。 这里是作者对它的简单介绍 TM的特色 KISS(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简单最好,用90%的时间和精力做通用的、用户最需要的功能。不管是平台代码还是管理界面尽量简洁高效。这样的系统更容易使用,用户花几分钟就会写blog,这个是TM的设计理念。 静态HTML(static HTML):现在TM用户的blog页面都是静态HTML,只有首页的计数器用到动态更新,所以速度快,更容易被搜索引擎搜到。 灵活简洁的模板:现在,TM暂时借鉴MT的模板,因为它标准,美观,我是个开发者,不是美工,实在没有精力关注界面,所以暂时只有投机取巧了,以后考虑再设计自己的模板系统。定制模板只要改两个文件tm.vm和tm.css,很简单。 支持podcasting:原先放了个flash mp3 player,后来发现太差了,根本不支持缓存,所以放弃了,现在用Windows media player,就是有些难为了firefox用户,需要下载插件来听podcast的日志。 跨平台,支持多种数据库:JAVA开发,采用struts+hibernate+spring+velocity+sitemesh开发,这个不想多说,懂技术的一看就知道,普通用户也不必关心。

也谈sina和sohu的权力

也谈sina和sohu的权力 张锐在他今天发的《中国最有权力的人》中说,“李善友(搜狐主管内容的副总裁)和陈彤(sina新闻总编)是当今中国最有权力的人。我对此深不以为然。张锐晚上又发了一篇文章说,“我说的门户网站的权力,主要指的是他们在议程设置上的权力”。我仔细的看了这两篇文章后,感觉自己上午的理解有所偏颇。 这里也来谈谈sina和sohu的“权力”,由于本人并非专家,也不是学新闻的,文中肯定有不足以及破绽漏洞,还请大家见谅,也欢迎批评指正。 首先来说说,什么叫门户网站。门户网站,英文叫做portal site 。我对门户网站的理解是,非专门专业型网站(当然各行业也可以有自己的“门户”,我这里所指的是一般意义上的门户网站),集中了大量信息和服务,规模比较大。当然这个理解是否恰当,还有待评价。 中国的门户网站是什么性质?归根到底,商业网站而已,新闻频道只是他们的一个栏目。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自己采播新闻的权力,因此sina和sohu的新闻频道也就是一个大型的新闻集散地,综合了来自各地报纸和网站的新闻。当然他们得经过选择和处理,不能有闻必录,否则谁也受不了。 张锐说,“门户网站的权力,主要指的是他们在议程设置上的权力。”这个说的没错,他们可以通过突出什么、压低什么来达到一定的目的。然后张锐又举了一个孙志刚事件的例子。诚然,sohu 、sina在这个问题上的处理很好。不过,我想说的是,sina和sohu也不过是带了镣铐跳舞而已。他们的权力,我当然不能说小,但在某种力量面前,的确小的可怜。还记得当年的沈阳刘涌案吗?当时sohu和sina都推出了专题和大量的报道,sohu甚至还电话采访宝马车的男主人。一时之间,反响不可谓不大,群情不可谓不激昂。不过,数天过后,sohu、 sina上关于此新闻的报道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跑哪儿去了?我想李善友和陈彤应该很清楚吧。 还有,我发现前一阵子,sohu和sina新闻频道主页上挂着这么一条新闻,内容是北京市公安局关于涉日游行的一些话。我注意到,这条新闻在sohu和sina的主页上足足挂了10多天。一条新闻能挂10多天,真的不容易啊! 我不知道张锐同志的工作,想来应该是IT或传媒方面的。不知张锐可否知道,几乎每天新华社的卫星发稿系统都有这么一条通知:今发XX稿件,请注意采用。这“注意采用”是什么意思,我不用多做解释了吧。 因此,张锐说的“sohu和sina已经拥有了控制舆论的力量”,我无法苟同。在选择报道什么新闻上,sohu和sina没有这个权力,因为他们只有转载和发布的权力。而在不报道什么新闻上,他们同样也没有太多的权力,最多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新闻。 中国新闻体制是和西方不同的,当然这是废话,谁都知道。西方的新闻传媒是在政府权力之外,一种独立的社会公权。所谓watchdog、舆论监督是也。中国的新闻传媒,当然也有舆论监督的作用,虽然直到改革开发以后,这个名词才被引入内地。不过同时,我要提醒的是,中国的新闻传媒还有另外一个作用,也是中国特有的,那就是“舆论导向”。中国政府一向注重舆论的导向作用,所谓正确舆论导向是新闻工作的生命。关于中国新闻监督有以下一段论述: 我们的新闻监督是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进行的,而不像西方新闻媒体以批评政府为宗旨;我们的新闻监督总是围绕党和政府的中心在工作来进行,不能离开甚至干扰党和政府的中心,它讲求建设性的结果,不像西方新闻媒介以揭露别人的丑闻为荣。---杨名品《新闻舆论监督》中国电视广播出版社 2001年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就是“典型报道”。也就是“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宣传各条战线的先进人物,这也是中国政府注重舆论导向的一个表现。 和资本主义社会不同,我们的新闻传媒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既然是喉舌,那就必须为党和政府说话,也代表着党和政府。而这在西方媒体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请注意,我这里并非对比中西谁优谁劣,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和特色。同时由于西方媒体着重报道负面新闻,造成的危害也不可小觑。 门户网站当然拥有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带来的也是一种权力和责任义务。权力可以改变或控制事物,而门户网站,在一方面有维护社会稳定的道义责任,同时也受到国家力量的很大制约。他们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孙志刚案不仅如果没有《南方都市报》的首先报道,没有许志永、俞江和滕彪三博士的上书,没有国家领导人的决意根除恶法,sohu、sina等能改变什么?他们这种影响不仅属于“后知后觉”的,而且还受到国家力量的牵制。 此外,门户网站还对社会发展负有道义上的责任。就像张锐所说的“门户网站不能只报道10件好事,而屏蔽90件好事。就是媒体的力量,媒体的影响力,媒体的权力。” 不过话说回来,新闻史上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大家也都知道,叫做“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因此,西方有一种观点认为,构成新闻的基本要素之一就是反常。不过,作为社会主义的中国来说,我们不能简单的照搬西方。 记得看过一则报道,说的是中央电视台在某年发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产品质量有问题,当然只是这家企业的一个品牌。最后,为了不让这家企业因此受到影响,中央电视台最后的选择是不报道。 sohu、sina在新闻的选择和议程设置上,也不能遂心所欲,不仅因为国家力量的控制,更因为道德的力量。 张锐在他的文章中说,“新闻自由,不是你’想报什么的’自由,而是你’能报什么’的自由。”毫无疑问,任何国家的新闻自由都是受限制的自由,不过他这句话,我觉得放在中国最合适。 sohu、sina目前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也拥有“巨大的权力”,不过李善友和陈彤等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默克多相提并论的,甚至于旧中国的报人,如邵飘萍和史量才等都不可同日而语。我这里说的不仅仅指在不同社会条件下的权力不同,而且他们与邵飘萍等在社会责任良心上也无法比拟。不过我无法苛责他们,时势如此而已。 再说到孙志刚案上sohu、sina的良好表现之后,我也不得不严肃对李善友和陈彤说,黄色新闻大王赫斯特已经死了快100年吧,怎么你们的娱乐和社会新闻还这副德行?

渐行渐远的教育网bbs

渐行渐远的教育网bbs 刚才想起了ytht,于是telnet进去看看,寥寥的40余人在线,死亡一般的气息。看了看自己的资料,居然还有B权限。想来也许是关站前自己重新申请jiangsu版版主的结果吧。 doubleaf (雙葉|離家已兩載) 共上站 1954 次,发表过 10403 篇文章上次在 [Mon May 9 01:45:05 2005] 从 [219.232.53.206] 到本站一游。离站时间:[因在线上或不正常断线不详] 信箱:[ ],生命力:[999]。担任版务: 您的代号 : doubleaf您的昵称 : 雙葉|離家已兩載电子邮件信箱 : doubleaf@ytht.org帐号建立日期 : Tue Feb 18 06:57:34 2003最近光临日期 : Mon May 9 01:45:05 2005上站次数 : 1954 次文章数目 : 10403经验值 : 14467(开国大老)表现值 : 77(优等生)上站总时数 : 2864 小时 10 分钟使用者权限 : bTCPR—-X-B—————————8 一塌糊涂 […]

由《功夫》而想起的其他一些琐事

本来功夫上映后单位是要组织集体观看的,但是轮到我那天恰好没了票,只好从网上down了枪版来看。效果自然大家都想得出来,于是某天又下了另外一部所谓真正国语DVD版,下玩了才发现也是枪版。不过相比上部也有所进步,这次是国语的了,不用听像鸟语一样的广东话。奈何画面太小,于是某天又去电子市场买了张6块钱的DVD,我很少看电影,更别说电视了,一年也没看几回。老板介绍的很好,绝对DVD版,我说不会又是枪版吧。他说不会,我们都看过了。回去一看,果然又是枪版,不过画面较自己下载的略好点。想拿回去换,不过忘记是在哪家买的了,遂悻悻作罢。一同买的另外一张盘质量却不错,堪称“真正DVD版”,名字叫做《导盲犬小Q》,想必很多人都看过了。情节也还算过得去,可惜没有普通话配音,听GIGI的粤语配音还不如听原版日语,不管怎么说,日语我还是学过2年的。有句老话叫做: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我秉承了前者,却忘记了后者。其实高中时候也经常看电影和录像,甚至不惜逃课。也许是当时看的垃圾片太多了吧,现在早已没了兴趣。1个小时的电影尚且能忍受,倘若碰见情节冗长且拖沓,又没什么新意的电影我是不会浪费我双眼的。电视更不用说,今年以来几乎没看过电视,04年也屈指可数。干的最多的一件事还是上网,在自己的blog上随便写写,权且当作闲暇时的消遣吧。最近收集了一堆CD,很老的一些。ELVIS,STING,EAGLES,JOHN LENNON等等。要说新的也不是没有,譬如五月天。因为不想自己被人说落伍,于是买了这个现在比较火的乐队的CD。买来以后发现除了第一首孙悟空之外,其余大多不合自己胃口。最喜欢的莫若COLD PLAY的两张专辑,我喜欢那种带点慵懒的腔调。恍然间,仿佛又回到童年。搬一个小凳子,到南墙根底下,晒着太阳,听身边的奶奶和其他老人唠家长里短,叙过往春秋。只是现在,奶奶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而我也寻不回彼时的灿烂阳光。

与王翌谈hao123.com

昨天(4月26日),王翌的一篇文章说,“国内以千万计的网民都将上网首页设为hao123.com”。我对此表示置疑,今天王翌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答复,在此表示感谢。 首先说明:我并非it业内人士,从事的工作也与it无关,我只是比较关心it而已。因此我只能凭我的直觉来判断。王翌同志是《计算机世界》采访部记者,我与王翌谈论hao123.com无异与班门弄斧。但既然斧头已经拿起来了,还是舞几下比较好,当然不能用王翌那么专业的姿势舞了。 以下就以一个非it人士的眼光,来看看hao123.com诚然,我是知道hao123的,虽然我从来不上。 据CNNIC去年11月发布的第十五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网民数量为9400万。经过这半年的发展,我想数量可能上升到了1亿,姑且以一亿为准吧。王翌在他这篇文章中说,“这1亿网民中有一半会上新浪”,这个我承认,你说有3/4乃至99%上新浪我也不会提出疑问。即使王翌说,中国有2千万以上的网民天天上hao123我也不会反对。但至于2千万以上的网民将hao123设为首页,我却一时之间难以赞同。 中国现在有1亿网民,按照这个数字,那么就是每5人中有1人将其设为首页。退一步讲,即使有1千万人将其设为首页,那也就是每10人中有1人。 没错,我只能看到我身边的几百人。而我在上次回复中也指出了这一点。我并非it记者,因此我只能根据我的朋友来调查了。 刚才随机在msn 和qq上问了16位朋友,有11人表示不知道hao123,有5人表示只是听说过。有一位朋友说,“知道,有一些人设置,好像都是比较菜的人为了省事 ”。还有一位热心朋友又帮我问了她身边的几位同事,结果是她问的3人中,有2人不知道hao123,有一人知道而且曾将其设为首页。而在我以前的一些了解中,我的qq或msn好友也鲜有将hao123设为首页,甚至于知道这个网站的都不多。 当然,我和我的朋友都不具有代表性,这个调查大家可以不用当真,我也毫无揣测整个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意图。在我这小调查中还遇到一个小小的麻烦,不少朋友回复确认,“你不是病毒吧?”呵呵,当个小插曲吧? 只是我想,王翌同志是it业内记者,想必是做过相关调查的,否则应该不会作出这样的结论: hao123和265.com都是网址站,这些站点的每用户PV值非常低,这恰恰反映出这些网站的首页到达率非常高,也就是真实的用户数高。实际上新浪首页的用户到达量现在只是hao123的3倍多,如果说中国有1亿网民,而这 1亿网民中有一半会上新浪,我想doubleaf和你的朋友应该不会有很大意见吧?那么从这个比例上说,国内可能有2千万以上的网民将hao123设为首页,我的结论就是这样计算出来的。 不过我想,即使我不把hao123设为首页,每次上网直接在浏览器地址栏里输入地址也可以得到这个效果吧?hao123这个名字似乎也不是那么难记。另外,中国1亿网民有多少是在网吧或其他公共机房上网的,我没做过调查,但想必也不少吧。我2000年开始上网,在王翌面前只能算小字辈了。起初只能在网吧和学校机房上网,学校机房装有还原卡,无法将首页设为任何地址。而网吧一般也有还原精灵之类的软件,一般也不会有首页之说。我现在一家国有新闻机构上班,单位电脑倒是可以设置首页,但我见到的不是google就是sina,说实话,没见过hao123. 最后,我并非质疑hao123.com的价值,我也不懂it,我只是就事论事,严重怀疑“国内有2千万以上的网民将hao123设为首页”。

我也进入了心理低潮期

丁勇说他进入了心理低潮期,看来我也是了。这两天,虽然草稿箱里就RSS写了一篇不成文的文章,但总不能写完,然后每天慵懒的像头猪,真是郁闷死了。最近有啥活动呢?看了几部电影冯巩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呢。用以下一句话可以介绍:一个丑男,先后娶了俩ppmm,还捎带着占了一中年少妇的便宜。但可惜的是,这俩ppmm一个被人强暴过,还生下一孩子;另一个被人骗了,上了床还宫外孕。冯巩同志的电影我看过的不多,不过似乎他演的也不多,反正我看过的只有《没事偷着乐》和现在这部。和《没事偷着乐》中的张大民类似,冯巩在这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演的也是一个小人物,名叫刘好,在某城市(淀州,我强烈怀疑是白洋淀,因为片中有大片荷花)蹬三轮车。他的前妻是他们厂厂花,常被小流氓骚扰,冯巩同志于是担负起护花的重任。最后,美女也嫁给了冯巩。当然,不嫁也不行,因为她被人强暴了,孩子都要生了。于是,我怀疑这女的在搞投机,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我的猜测。工厂效益不行,作为双职工的刘好夫妇必须有一个下岗,于是刘好光荣回家并蹬起了三轮车。后来,当初不断骚扰冯巩前妻的小流氓发了,开起了Santana轿车。于是ppmm见异思迁,跟他跑了,把刘小好留给了刘好。刘好没办法,只好带着这跟自己没丝毫血缘关系的刘小好过活。转眼孩子10岁了,但冯巩还跟当初结婚时一样年轻:(,他寻思着找个老婆,也给刘小好找个妈。于是徐帆出现了。徐帆这次出演的是一名离婚带着儿子的,比较庸俗的城市(估计住在郊区)平民,长的也比较那个,反正看了倒胃口。可见,这次徐帆也是不惜破坏形象了。第一次见面,冯巩就碰见一当街晕倒的ppmm(刘孜饰),到医院才知道这女的宫外孕。于是凑钱给人家治病,然后钱还要不回来了。不是人家赖帐,是根本还不起。这一来二往的,徐帆觉得冯巩不错,某天差点上床,可惜刘孜出院,不合时宜的打来了电话。于是,一场好戏被破坏了,我那个痛心!为给刘孜治病,冯巩把家产都抵押出去了,所以徐帆很恼火,于是她觉得冯巩占她便宜,欺骗她。于是某天,带了俩弟弟,把冯巩家砸了。但刘孜,这个pp而且年轻的mm对冯巩产生了好感,给他收拾家,还要跟他结婚。不过这个时候,冯巩的前妻又出现了,因为她男人贩毒被抓。又产生了一些误会,但最终雾消云散,美女嫁给了丑男。 我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半天,我知道大家肯定没人仔细看我写的是什么。不过,我下了结论,这是一部没啥意义的片子,搞笑吧,也不算特别搞笑;教育意义吧,似乎也没有。影片里的刘小好天天上网吧进歌厅,虽然也是为了他爸爸,但总归对现在的孩子影响不好。冯巩同志的相声事业现在已经基本光荣退休了,这么多年来,没一个像样的段子,还能年年去春晚露面,说着一些不痛不痒,比较庸俗的相声。当然相声不景气,我不能怪冯巩,因为整个行业都这样。相声,从本质上说,应该对社会有所批判,才能吸引观众。但在目前“全国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的宣传下,哪里还敢提什么反面意见啊。就让祖国河山永远壮丽去吧。冯巩无疑是个名人了。冯巩的曾祖父,就是民国时期的大总统冯国璋,因此冯巩也算名门之后。但他似乎喜欢演小人物,这我不干涉,也无权干涉,但烦请下次演个有意义的角色,不要总是丑男娶美女行不?《没事偷着乐》是一部优秀的影片,在一笑之后能让人思考,但这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却实在无法觉得有多好。我也来谈RSS这几天,吴鹍同学的一篇RSS必是下一个垃圾引起轩然大波,众多blogger也对此发表了许多评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否定吴同学结论的居多。在此之前,另外一位吴同学-吴海菁,也在此前发表了与吴鹍类似的意见,但似乎吴鹍吴同学的观点更加偏激一点。由于观点实在有点惊世骇俗,所以keso怀疑吴鹍这是苦肉计。RSS究竟是否垃圾,这个还得时间来验证。但目前毫无疑问的是,RSS的确给大多数人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而keso等人对此也都发表了比较详细的文章。不过说实话,吴鹍同学有一条我还算部分赞成,那就是RSS阅读无助于信息资讯的秩序化。至少目前来说,通过新闻网站订阅的RSS是按照时间顺序的,而实际上大多数人看新闻并非单纯的按照时间。还得按照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各新闻网站要对新闻做排版,重新设计的缘故。想一下,如果一份报纸只简单的把当天发生的事情罗列起来,而不作任何排版,这样的报纸会有人买吗?当然,在FeedDemon和Greatnews等客户端软件中,也可以对关键字进行监视,但总之还是不方便。其次,新闻是需要经过筛选的,尤其在中国。并非所有新闻都可以见报,上电视。我本人是做新闻的,假如新闻不需要重新整理,那我工作的意义也就没了。 五一假期前几天,在附近电子市场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时候(D版,这里实在没正版的),顺便去旁边的苏宁看了看。买了一德声收音机,¥128。还算不错,现在每天就放床头,早上7点自动开机,听This is 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哈哈。似乎大部分人目前都正在享受五一长假,但与我无关,我现在还在单位加班呢。从工作以来,假期就与我毫无任何关系。无论春节、五一或者国庆,我都一如既往的上班,可怜的人啊!说实话,我挺想回家的,因为至少七八年没见过家乡的春天了。再提一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花了6块钱买了D版的dvd后,第一次是只能看前面5分钟,找老板换了一张。没想到第二张居然看到一半又不能看,实在懒得去换了,于是BT花3个小时下载了看。真的好郁闷!看来,国产的DVD正版的不行,导致D版的质量也跟着次,唉。

连战不是台湾省省委书记

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已经结束好几天了,可以说,除了连战本人以外,在这次大陆行中最出风头的莫过于西安后宰门小学了。而他们的那句“连爷爷,您回来啦~~~”也迅速窜升成为大陆和台湾的流行语之一。 据说,现在台湾最流行的就是“爷爷您回来了“的来电铃声,而连战主席也着实被不大不小的尴了一下尬,台湾民进党更是借此大加讥讽,可以说,后宰门小学这次弄巧成拙。而正在大陆访问的宋楚瑜更是吸取前车之鉴,拒当“爷爷”,希望不要再有类似的表演出现。连战大陆行又是很多电视台包括cctv全程直播的,这次脸可算是丢到全世界了。 后宰门小学这次算丢尽了大陆人的脸,被泛绿利用攻击泛蓝和大陆不说,还差点把我恶心个半死。在这次“连爷爷”闹剧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几个无辜的小学生了。他们可能在给“连爷爷”表演的头一天还在问,为什么刚学完“毛主席带领全国人民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今天又要给国民党主席连战表演节目。他们可能也并不知道,今天的国民党早已在台湾成了在野党。他们不知道,也不必知道。孩子们本应快快乐乐度过童年,而无需关心这些政治问题。 这次后宰门小学的表演我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但后宰门小学没有大脑的校长无疑负有领导责任。这次全世界是不是都以为中国和朝鲜一样,还处于极左统治时期,我也恍然觉得回到了30年前。 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中可能还有人为不能向”连爷爷”表演而哭泣,要怪只能怪僵化的思想和所谓的“政治挂帅”。现在都2005年了,后宰门小学校长的思维似乎还停留在70年代。不过也不怪他们,看看今天的官员,有几个比他们高级? 看新华社的介绍说, 西安市后宰门小学位于陕西省政府新城大院正北约1公里的地方,是西安市著名小学 看来陕西省政府的领导有可能视察过后宰门小学,而后宰门小学也极有可能曾经常举行类似的“文艺汇演”给陕西省以及其他各地的领导们看。后宰门小学这次是不是以迎接“中共台湾省省委书记”的心态来迎接连战主席呢,我看极有可能。只是,他们这次遇到的并不是省委书记,而是台湾的一个在野党党魁。 连战不是台湾省省委书记,而我们也早已不是““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水深火热的人民”的红卫兵。 有时候我曾嘲笑朝鲜,看来最该嘲笑的是我们自己。